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台诚]逢露 第五章 (小狼狗x熟男)

*小狼狗x离婚(大雾)熟男


第五章


刚吃过饭,阿诚主动收拾盘子去厨房洗碗,在他洗碗那会儿,明台接了个电话。洗碗池放着水,哗哗的水声让阿诚没听清明台电话里讲的内容。


放好碗碟,阿诚开始清理流理台跟摆饭的茶几,明台匆匆出门,连门都只是虚掩着,没关。


阿诚正在收拾垃圾袋,听见楼道里传来搬东西的声音跟说话声,然后门从外面被打开,明台站在前面,身后是两个宜家的工作人员。


“麻烦你们帮我把床搬到卧室。”明台对两个工作人员说,递上鞋套。


阿诚赶紧先进卧室把被子枕头和散落在床上的衣服抱出来放在沙发上,然后他打开了电视,调到记录频道。电视里正在放野生动物的纪录片,以前他常跟女儿一起看。


这一集纪录片还没放完,宜家的工作人员就把床装好了,床垫是硬棕的,对腰比较好。工作人员走的时候,明台多付了一些服务费,麻烦他们把旧的单人床搬走,然后打扫了一下房间里的卫生。


电视里开始播广告,阿诚走进卧室,宽大的双人床几乎占据了整个卧室的空间,只留下进门处的过道,明台仰躺在空床垫上,大开着四肢,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起来,帮我把床铺了。”阿诚拉了明台一把,将人扯起来。


明台懒洋洋、软绵绵,顺势想往阿诚身上倒去,被阿诚一闪身躲开,差点摔跟头。不过一想到今晚自己能睡到这张床上,他笑嘻嘻地跟出去,帮阿诚把被子枕头抱进屋。


两人搭手,三两下铺完床,明台又往后一倒躺在床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邀请阿诚也躺下。


阿诚懒得理他,刚要离开,就被人大力往后扯了一把,“咚”一声倒在床上,明台一只手横过在压住他的胸口,不让他起身。


“躺会儿嘛,这床多舒服呀。”


阿诚不说话了,也没动,安安静静躺在明台身边,望着天花板。


“阿诚哥,你还没告诉我房租该交多少呢,我都住两个多月了。”


“你看着办吧。”


“买床花了九千八,服务费两百,我还了你一千,现在还有两万九。我找唱片公司要的现金,都放你衣柜里了。”


阿诚淡淡地:“房租没那么多,你拿一些回去。”


明台摇头:“我遇到你那天,是我偷跑回国的第二周,家里冻结了银行卡逼我回去,我花光了所有的现金,连晚饭都没钱吃,还好酒吧老板给我机会唱歌,还好我遇见你。”


阿诚想起他们相遇的那天。如果不是他那天刚好签了离婚协议,晚上不用着急回家,他也不会去酒吧暗访,就不会遇到明台。他忽然想起明台还因为揭发别人,跟几个年轻人起冲突。


阿诚本来想说“你又不能一直躲在我这里”,想到那件事,出口变成了:“以后别再去那种地方了,不安全。”


“好,”明台先答应,然后转过身看阿诚,眼睛亮晶晶的,十分温柔,“我都听你的。”


当晚,明台如愿睡上了新买的床,阿诚却因为不习惯跟人同眠,睡得极其僵硬,被硬棕床垫硌得浑身酸痛。阿诚醒的时候,明台早就不在床上了,大约是他起床的动作很轻,大约是阿诚睡得太沉,总之,他睡到一半没察觉身边少了个人。


起床后,茶几上依旧摆好了早饭,今天是黄油抹吐司片跟橙汁。


阿诚吃饭习惯把嘴塞得满满的,咀嚼的时候腮帮子一鼓一鼓,他本身眼睛很大很圆,这时候看起来就会比本身年龄小很多,显得十分可爱。


明台觉得自己大概是完了,可爱是男生用来形容喜欢的女孩子的,而不是对面这位比自己大十岁,随随便便就能把自己打残的警察小哥哥。


出门前,阿诚说自己晚上不回家吃饭,他下午跟同事换班,要去幼儿园接团子去游乐园。按照离婚协议,他本来应该每周六接孩子去玩,可这周六局里组织学习,他跟金菱商量了一下,改到了今天下午。


“游乐园的项目我最在行了,这种事必须叫上我呀。这样,你告诉我团子是哪间幼儿园,我中午在门口等你呗。”明台站在玄关,跟阿诚道别。


“呃……你不是中午得睡好几个小时吗?”阿诚第一次在家跟明台过周末的时候,对明台的作息感到震惊。


“那也给看是陪谁啊~”明台冲他眨眨眼睛,“就这么定了啊。”


中午,阿诚到幼儿园门口时,明台已经等在那里了,看他走来,还跳起来跟他挥手。幼儿园的小朋友还在吃午饭,阿诚跟明台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才去找到老师说明缘由。带班老师给金菱打了个电话,确认清楚后,让他们接走了团子。


这是团子第一次见到明台,她很喜欢这个高挑帅气笑起来暖洋洋的大哥哥,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殿下。明台能单手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臂弯里,平视着爸爸,跟他讲话。可是爸爸告诉她,不能叫哥哥,要叫小叔叔。


三人到了游乐园,阿诚去窗口买票,卖票的姑娘告诉他,如果是一家三口,可以买家庭票,每张票能省四十。


阿诚回头为难地看了眼明台,明台也抱着团子看着他。


算了,虽然省钱是好事,骗人可不是。


“不用了,谢……”


“等等,”明台止住阿诚,把团子交到他怀里,手肘撑着票务台,对卖票的姑娘说,“家庭票,谢谢。”说完,给了个wink,迷得小姑娘没细问,就在票上戳了章。


团子胆小,过山车、跳楼机跟鬼屋是不敢去玩的,于是阿诚和明台陪她玩遍了小火车,童话城堡,旋转木马这些一点都不可怕的项目。全程都是明台负责排队,买水,拿衣服,买零食,让对游乐园丝毫不熟悉的阿诚省了不少心。


下午四点半,游乐园有花车游行,孩子们能近距离地看到自己喜欢的动画人物,这是跟迪士尼学的,不过花车上都是一些国产动画片的角色。


家长带着孩子里外三层站在主路两侧,阿诚他们去得有点晚,站在后面只能看到人头。团子看自己被那么多人挡住,急得都快哭了,不停地拉阿诚的手。


这时,明台弯下腰,架着团子的胳肢窝往上一举,直接让她坐到自己肩上。明台本来就高,团子骑在他肩上简直成了整个游客队伍中看得最远的小朋友,她惊喜地看到越来越近的花车队伍,还跟自己最喜欢的懒羊羊打了招呼。


花车游行结束,游人纷纷离开游乐园,团子也玩累了,说肚子饿想吃饭。她想吃肯德基,可阿诚说快餐不健康,没同意,看团子委屈,明台连忙说自己做的蛋包饭超级好吃,还能加团子喜欢的东西。


于是,三人回家前在对面的超市买好食材,阿诚路过蔬菜区的时候,顺手拿了一棵羽衣甘蓝,明台跟团子双双憋了嘴。


回家后,阿诚带团子洗手,明台负责做饭。


为了安慰团子没能吃成肯德基的幼小心灵,按她的要求,明台在蛋包饭里加了火腿肠,饭做好后,在蛋皮上用番茄酱画了一朵花,还做了小朋友都爱吃的可乐鸡翅。怕阿诚不爱甜的,又用韩式辣酱煮了汤,里面放够了牛肉。羽衣甘蓝是阿诚做的,洗干净撕碎放碗里淋上橄榄油和醋,配上羽衣甘蓝特有的苦味和怪味,要多难吃有多难吃。


团子大概是玩饿了,大口大口吃着米饭和鸡翅,还尝了一口明台碗里的汤,辣得直吐舌头,只有阿诚分到他盘子里的甘蓝沙拉一口没动。


“团子,吃蔬菜。”阿诚做表率,自己先吃了一口。


团子用小手把盘子推开一点:“爸爸……我不喜欢吃。”


“阿诚哥,我也……”明台学小孩子,把自己那份沙拉推开。


“你们两个,都给我吃下去,一片叶子都不许剩!”阿诚“哼”了一声,闷声吃饭。


明台跟团子对望一眼,又同时看生闷气的阿诚,各自把装了沙拉的盘子扒到自己跟前,苦着一张脸埋头嚼甘蓝叶子。


吃完之后,团子趴上桌,努力去拉了拉阿诚的袖子:“爸爸,别生气嘛,我都吃完了,你看。”说完,还把空盘子推到阿诚跟前。


明台也去拉阿诚的袖子,把团子的话改了个称呼又说了一遍。


阿诚“扑哧”一笑,摸了摸团子的头:“爸爸不生气,乖。”


明台凑上前,问:“那我呢?”


阿诚伸手揉乱了明台的头发:“你也乖。”


明台心脏狂跳。


天呐,我好喜欢他。


待续。


*今天比较早咯。

*宝宝们,小红心点起来呀❤️




评论(45)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