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台诚]逢露 第二章 (小狼狗x熟男)

*小狼狗x离婚(大雾)熟男。


第二章


早上,阿诚起床后,发现从明台睡的屋里透出灯光。


年纪这么大的孩子不都习惯睡懒觉吗?


也许是阿诚的脚步声惊动了明台,他从自己的事里抬起头,看到阿诚的时候,把散落在桌面的铅笔和谱本收起来,对他说:“你醒了,我在等你起床做早饭。”


“我没有吃早饭的习惯。”因为工作的关系,阿诚时常晚上还在出任务,所以早上总想多睡会儿。他这个习惯不健康,前妻多次提醒,却效果寥寥。


“诶?你这样可不行!”明台站起身,经过阿诚身边径直走到厨房,边走边说,“我给你煮鸡蛋面,你去洗漱。”


阿诚本来打算拒绝,听到开冰箱和打鸡蛋的声音,想想算了。


洗完脸,刮掉胡渣,涂了一点没什么味道的乳液——还是前妻带女儿出国旅游给他带回来的——梳好头发又喷了点定型喷雾,凑近镜子看了看鬓角,仿佛该剪了。


他走到客厅,正好对上明台端着两碗鸡蛋面出来,金黄蓬松的鸡蛋盖在面条上,汤汁就是普通的面汤加了香油和盐,看起来跟他昨晚做的没太大差别。他还没开口问,明台倒先回答了。


“昨晚我看你是这么做的,哪里做得不好,你将就将就。”说完,把面碗递过来。


阿诚接过面碗,说了句谢谢,坐上椅子,拌匀面条,“哧溜”尝了第一口。


“怎么样?”对面的明台一直盯着他。


“挺好的啊。”嘴里包着面,回答有些囫囵。


明台像是松了一口气,对他笑笑,然后低头专心吃自己碗里的面。


“我还以为你这么大的孩子都不会做饭,没想到。”阿诚可能是觉得饭桌太冷清了,随口说了一句。


“嘿嘿,”明台笑笑,“我这个人嘛,没别的优点,就是聪明,看看就会咯~”


阿诚摇摇头,笑笑。


吃完面,阿诚看了眼手表,对明台说:“收拾你的东西,我要出门了,碗放那,晚上我自己回来洗。”


明台“哦”了一声,乖乖收起了自己的吉他跟谱本,等着阿诚一起出门。


明台走了,临走的时候,阿诚把一百二十块钱还给了他,让他多保重。明台说了句谢谢,然后背着吉他走远,背对着阿诚挥了挥手。


人生又不长,萍水相逢的人就那么几个,想想还挺有意思。


阿诚所在的警局,下午接到一桩报案,说高速公路的绿化分流带里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从衣着和长发判断,应该是女性。


局里派人赶往现场,立马将现场封锁起来,在进行初步侦查后,判断该地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而是抛尸地点。法医先将尸体送回警局,只有确认死者身份之后,才能继续追查案情。


警局立马成立了专案组,阿诚被划入这个专案组中。趁着天还没黑,专案组的成员前往发现尸体的抛尸地对方圆一公里的范围进行排查,初步断定是就近抛尸还是远距离抛尸。他们在附近排查了两个多小时,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点。


回到警局之后,已经是下班时间,整个专案组的人心事重重地等待着法医的验尸报告。领导给加班的成员点了外卖,阿诚看着肉末茄子,想起尸体腐败的样子,心里泛起恶心,一口都没吃,喝了点随餐赠送的冰红茶。


等到快晚上十一点,法医的实践报告终于送来。该女子身高一米五六,年龄在二十八九岁,头骨呈现放射状碎裂,明显是生前遭受了重击,碎裂处在接近头顶的位置,从碎裂的程度和位置来看,凶手应该是一个身高超过一米七五的成年男性。


由于尸体高度腐败,法医并没有成功地提取胃内容物。死者的指甲缝里,也没有发现其他DNA,不存在与凶手打斗而抓破凶手皮肤的情况。


死者DNA的比对还需要一定时间,所以法医的报告里没有死者明确的身份。


结合法医的报告,专案组的成员用已经得到的线索开了个讨论会,把案件大致梳理了一遍,又给每个成员分别安排了明天的工作。会议结束后,已经过了凌晨一点,大家才纷纷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阿诚回家路上胃一直难受,他常年不吃早饭又常常饮食不定时,就比如今晚,基本没吃什么东西,他只想回家冲个热水澡,然后尽快睡觉。谁知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一个人靠在他家门上睡着了,怀里还抱着一把吉他。阿诚的胃更疼了。


听到钥匙插锁眼的声音,明台缓缓醒来,抬头看见是阿诚回来,一把抱住了眼前的长腿,阿诚前后俯仰几次才稳住自己。


“阿诚哥,你怎么才回来啊……”这一声出来,不得了,都带了哭腔。


“麻烦让让。”阿诚开门进屋,并没有邀请明台,他的胃很痛,平白无故被陌生人赖上,又觉得很烦躁。


明台“哦”了一声,挪到边上去,阿诚没让他进屋,他也不敢,抱着吉他低着头,很委屈。


门是虚掩的,屋里的光透了一丝出来,阿诚站在玄关换鞋,一不留神瞥见饭桌上那两个没洗的面碗,叹了口气。


“进屋把碗刷了。”他转身对门外的明台说。


“噢!”明台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进屋后二话不说把碗收到厨房,然后哗哗的水声传出来。


阿诚坐在沙发上捂着胃,端过茶几上的水杯,里面只有小半杯凉水。


“诶?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洗完碗的明台从厨房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没……事,你帮我烧点水。”阿诚的额头上有亮晶晶的汗。


明台径直走过来拿走阿诚手上的水杯,帮他调整了姿势让他侧卧在沙发上,又塞了个靠枕在他怀里让他抱着,然后体贴地进屋抱了床被子抖开给他盖上。手背探了探额头的温度,确认没有发烧。


“晚上吃的什么?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阿诚的睫毛在发颤:“晚上没胃口,没吃。”


明台轻轻“啧”了一声,眉头皱起来:“你这样不行,我跟你说,”他起身,“我给你煮点粥,要不了多久,你要是困就先去洗个澡,待会儿喝完粥就去睡觉。”说完,也没管阿诚同不同意,又进了厨房。


阿诚胃疼得后背发冷,他听从了明台的建议,捂着胃拖着脚步去卧室找了换洗衣服跟浴巾。


温度稍高的水冲在后背,适当缓解了疼痛,今天勘查现场跑得灰头土脸,干脆也洗了个头。等阿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他已经觉得好多了,正好这时明台把白粥端上了桌。


“趁热喝点。”明台朝他招手。


白粥煮得黏黏的,有点烫,不过没关系,稍微吹吹,一口喝下去从食道暖到胃。喝了半碗过后,胃痛已经不那么明显可感。


“我发现你的生活习惯真不好。”


话音刚落,阿诚还没明白指的是什么,一块干毛巾盖住自己的头,然后有一双手隔着毛巾轻轻给他揉搓头发。


“洗完头不快点弄干,以后会头疼的,你想又胃痛又头痛吗?”


听到这里,阿诚突然就释然了,看来也不只有自己爱多管闲事。他专心喝着粥,时不时配合明台给他擦头发的动作转转头,这幅画面看起来仿佛他们已经共同生活了许久。


“谢了。”阿诚背对着明台,突然开口。


明台一听来了劲,“别别,你别谢我啊,你谢我就是要赶我走。不如这样吧,反正我看你也是一个人住,多一个房间空着也是空着,我每月付你房租,哎,不过我可能没那么多钱,所以,我帮你做饭整理房间,房租你算我便宜点,怎么样?”


听明台这么利索,阿诚略带怀疑地转过头看他。


这小子是不是早都算计好了?


接触到阿诚的眼神,明台有点慌:“你……能别这样看着我吗?我,有点紧张……”说完,还很配合地咽了咽唾沫。


阿诚起身往卧室走,留下一句“把碗刷了”。


然后,明台欣喜若狂。


待续


居然这么多人吃台诚,我上天。


评论(37)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