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苏靖]遥知(三更):白梅雨

*民国聊斋

*老妖精苏x小少爷琰

*轻松向


白梅雨


001


得了应允,萧景琰便真的又去了。


去之前犹犹豫豫半天才将电话打到“遥知”,本以为会被拒绝,没想到那边回话的人竟是一口应下,还告诉他什么时候去都行。


真正去之前,又犹犹豫豫地挑了半天礼物,难劳大驾的梅先生亲自上门归还他的钢笔,人家又是萧家的大主顾,礼物若不准备得用心些,必是拿不出手的。


“遥知”还是如同初见一般古朴静谧,门前的青石板,多镶一块都嫌喧闹,漂浮的尘埃在日光中宛若静止。


他上前叩门,叩响两声便退后安静等着,半分钟的工夫,门开了,来开门的还是时常跟随梅先生的那位少年。


“打搅了。”萧景琰轻轻点头,一手攥紧手中两指厚的小册子。


002


萧景琰被飞流带到茶室,少年叩了两下门,里面传出一声清清淡淡的“请进”,少年替萧景琰把门打开,自己又转身去了别处。


茶室清冷幽暗,室外的光从萧景琰身后探了些进去,在他转身关门的时候,又被挡在雕花木门上。


“梅先生,打搅了。”


梅先生用手指了指一旁的位置示意他坐下,另一只手取了泥炉上的铁壶,将壶中烧开的水迅速倒入茶壶,晃了两圈,又迅速将其倒出,把茶桌上的两只杯子从里到外冲洗了一遍。


揭开茶壶盖子,一缕热气扑腾入空气中,再添热水入壶,静置一旁。


此时,梅先生用木夹夹住茶杯杯缘,将刚才洗茶的水一一倒出,备好杯子的同时,壶里的茶泡得刚刚好。


他添了两杯茶水,在茶杯上方打了个不轻不重的响指,然后萧景琰清清楚楚地看到,几片花瓣像变戏法一样落入杯中,在水面上荡起圈圈涟漪。


003


梅先生敛着衣袖,藏青色对襟唐装的袖口外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手腕,他将其中一杯茶递给萧景琰。


“今春清明收的茶,炒熟之后封存了大半年,今夏多雨怕是受了点影响,也不知道你喝不喝得惯。”


萧景琰接过茶杯放在鼻下嗅了嗅,然后才低头喝下一小口。清冽的茶汤入口后有一丝苦涩,片刻后又满口甘甜,茶水上头漂浮的花瓣正是隆冬绽放的白梅,且不说滋味,从格调上就胜过他这二十几年喝过的所有茶,于是忍不住赞叹出口:


“好……好喝!”


没想到是这么一句毫无诗意的赞美。


见萧景琰惊喜的神色,梅先生也只是从容地品着手中的茶。


他从没为他人烹过茶,竟是不知道这一句普普通通的赞美也是可以让人会心一笑的。


梅先生笑了,清清浅浅的,萧景琰竟是觉得,梅先生的笑,更比手中的茶甘美了许多。


004


“七少爷可要再饮一杯?”梅先生问他。


萧景琰点点头,递上自己的杯子,眼看着茶水将茶盏填满,细小的气泡从盏底升起来,“嘭”地破开。梅先生的手指在茶杯上方动了动,几片花瓣缓缓落下。这次他看清楚了,花瓣是凭空变出来的,由于被小小地惊讶到,萧景琰不禁往后退了半步。


“你怕我?”对面的梅先生开口,深不见底的眼睛就这么望着他。


萧景琰惭愧地笑笑:“早该知道先生不是凡人,是我愚钝了。”


这次轮到梅先生惊讶了:


“你不怕我?”


萧景琰摇摇头。


像您这样清贵高雅的人,凡人也好,鬼神也罢,怎会让人害怕呢?


他是这么想的,却没好意思说出口。


005


房中落起了花瓣,先是一片一片,然后是一片片,簌簌而下的白梅像冬日里的雪,不多时便落了满头。


萧景琰抬手,摊开手心,雪白柔软的花瓣温柔地落尽他的掌心,他曲指一握,手指扇起的微风又让花瓣飞向别处。


看着满室飞花,他忽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慌忙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小册子,双手奉到梅先生跟前。


“多谢梅先生前些日子亲自登门送还钢笔,这是一本我自己做的植物图鉴,里面的标本都是我在念书的时候亲手采集压制而成,不是贵重之物,只是一点表示感谢的心意。”


这段话他在来之前对着镜子反反复复练习过好几次,没有哪次练习比今天说得更好。


梅先生接过贴满标本的植物图鉴,看着眼前这位比他略为矮一些的年轻人,微红的下眼眶出卖了他内心忐忑动荡。


“你有心了,我会好好看的。”


006


“我能问梅先生一个问题吗?”


“你讲。”


“您是白梅化成的仙人对吗?”


梅先生没有否认。


凡人总以为,神仙住在天上或者深山里,魑魅魍魉又在地府之中,人世间得了天地灵气的花草鸟兽,又当被称为妖精。可事实上,神仙鬼怪或者妖精,在他们的世界里并无太大的分别,妖精从善助人,渡劫之后便可为仙;仙人放纵欲念,堕入魔道也可成魔。


“若先生是白梅化仙,想必认识世间所有的白梅。我七岁那年,一夜暴雨过后,醒来在枕边发现一朵白梅。家中人皆是惊奇,我将它做成书签,下次若拜访先生,希望您能看上一看。”


梅先生点点头:“你带来便是。”


话音刚落,室内的花瓣雨更盛了,扑簌簌坠落的花瓣,铺满了整个地面。


007


“时候不早了,今日叨扰先生多时,我该回去了。”今晚是萧家的家宴。


梅先生点了点头,朝萧景琰抬起手,轻轻地吹了口气。


带着白梅花香的风迎面吹来,将那些落在他肩头和发间的花瓣纷纷吹落。


“今秋收了些桂花,晒干后做成桂花糖了,你带些回去,就当是我给的谢礼,谢谢你的图鉴,”梅先生开口,朝着门外不轻不重地喊了声,“飞流,送客。”


门开了,室外的风吹进屋,扬起一地白梅,叫飞流的少年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罐封存好的桂花糖。


看着一室白梅,门外的少年惊惶失色。


他家先生可控世间草木,唯心有波澜时,白梅才会如骤雨降落。这样的情形他见过两次,一次是二十年前梅岭大火,第二次,便是眼前。


008


萧家的家宴上,自立门户的二少爷萧景宣和五少爷萧景桓纷纷入座,萧景琰回去的时候,整桌的人都在等他开席。


家教严苛的父亲沉下一张脸,训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还需要我提醒你吗?”


慈眉善目的太奶奶笑眯眯地打圆场:“回来就好,快过来让太奶奶看看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呀……是桂花糖啊,正巧你母亲做了山楂糯米藕,用来沾桂花糖最好不过了,你这么有孝心,太奶奶喜欢。”


这桂花糖若是旁人送的,萧景琰定是二话不说便拿出来招待家人,可送他桂花糖的是梅先生。


可……这梅先生怎么就与旁人不同了呢?


眼尖的二哥看出了他的迟疑,变本加厉地取笑他:“看景琰这犹豫的模样,不会是哪家小姐送的吧?”


萧景琰百口莫辩,脸憋得通红。


关键时刻还是大哥帮他解围:“景琰是刚从’遥知’回来吧?”


“遥知”,不就是梅先生住的那个“遥知”吗?


一桌人恍然大悟,萧选才给了他半步台阶:“梅先生难得赠人东西,既然是送你的,你好好收着就是,别愣在那儿了,吃饭吧。”


萧景琰终于坐下,一旁的萧景禹瞥了他一眼,萧景琰鬓边的白梅花瓣和微红的耳尖便这么一览无余地落入他眼中。


待续。


*以后每一更我都会起个应景的小标题

*突然发现大家很吃高岭之花这一套啊?

评论(38)

热度(343)

  1. 幽若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