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送给《江山为盟》

双手合十感谢这么认真且有深度的长评。🙏


本来没有想过要在小说里挖掘古代政体和政治上的议题,写文的时候也只求不要太弱智,太让人看不下去,所以,《江山》里的兵制改革实在是不敢让大家深挖,否则肯定分分钟露怯。


就恩桑本人来说,也曾经跟人讨论过《琅琊榜》原著的萧景琰是不是能够扭转大梁数十年来的颓势,还天下一个清明朝局?情感上,我希望他能做到,可我仅有的理智又告诉我那不可能,并且这不是梅长苏的存活就能改写的进程。正如小枫这篇文评所说,封建帝制决定了任何一个中国的王朝到了晚期都是颓靡的,能够救它的绝对不是改革,而是一次不那么彻底的洗牌,重新分配土地和财富。


孔飞力的《叫魂》是很好的海外汉学研究著作,同样值得一读的还有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说到这两本书,仿佛瞬间回到青葱的大学时代,晚清史专题研究的课上,主讲老师说,中国的王朝是一种“强人政治”,它依靠于一个有才干且有力的政治决策者,而晚清从李鸿章到慈禧,“强人”相继去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王朝也是走到了尽头。


那么,架空故事里的萧景琰够强吗?还好他够,也够善良仁慈,是一个天生的帝王。帝王是什么?TA是没有被免除人类普遍情感的国家机器的一部分,而这大概是中国历朝历代都无可避免地走向颓靡的一个原因。


这篇文里的景琰确实不够稳妥成熟,其实怪我没有用足够的笔墨对他做的每件事铺好前路,他的欠考虑,其实是恩桑本身的欠考虑,都是我的锅。写到别国的时候,才陡然发现,自己没有在前文清楚地交代那时候各国之间的政治局势,如果给我一个机会重新构思这篇文,它应该远远不止三卷的篇幅。不过,这是个虚拟语气了。


那么,希望殿下永远有第一次玩纸牌的好运气。


至于宗主什么时候开始调教殿下,并且开始真正为他的宏图霸业出谋划策。我想快了。


再次谢谢长评。🙏

§幻─╄云枫:

评《江山》 @恩桑 


“嘤嘤嘤,‘江山’好久没更了啊,还要等好久啊!”

“没办法啊,恩喵喵要写论文呀!”

“理都懂,但还是想看嘛!QAQ”

“怎么样才能合理催更呀?同时给可爱的恩喵喵加个油嘞?”

“写篇长评吧!”

“写写写!”

“前额叶说的对啊!”

……

于是乎,经过大脑皮层各功能区神经元的一致投票,决定由主控逻辑的前额叶领头,运动皮层做先锋,来给《江山为盟》写篇长评。


其实早在恩桑太太5k粉的时候就想写了,但是当时三次元因为考试忙的一塌糊涂,所以就到现在啦,倒是随着剧情的发展有了更多想写的东西。嗯,没错,我就写过两篇长评,还都是可爱的恩啊!



江山为盟,盟定江山,最初或许并不为君子之盟,然却从未失君子之心。盟,许是因为利益,但融进了家国和黎民,两个同样有着风骨和天下格局的人,最终也会跨过这条利益的界限,共海色江山。

最早是在《君臣》的时候,太太提到了之后的写文计划,一眼就看到了《江山》的名字,当时就特别期待,果然,惊天好文。


很不擅长从文章的写作技巧、思路、呼应与否之类的来进行分析,一篇好文也绝对是层层铺垫之后如花吐蕊尽显芬芳,恩桑对于文字和情节节奏的把控浑然天成,所以我决定还是扯扯自己的看文之后乱七八糟的想法。


天下是何人的天下,天下究竟应该是怎样的天下?或者说真正的盛世图景应该是怎样的?

现在的我们很容易回答这样的问题,因为旁观者清,我们可以站在千百年后的角度去概览天下的格局,然而古人不能。很多僵局是历史的僵局,是那个时代的僵局。


改革兵制,改革官制,这或许都是通向兴盛的途径,但其实每一样革新能带来的变化其实有限,因为它放在了那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常常也会去想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下究竟有没有完全之法,或许有,但却绝不是万世之法,绝不是一劳永逸之法。


就如景琰提出的士兵平日在军中受训,但春耕秋收可以回家务农,后来的朝代不是没有实行过,但效果如何?这在乱世是极好的方法,农耕和军队操练两不误,但遇到了长久的太平,最后的结果便几无可用之兵。不过《江山》里没有这个忧虑,因为在文章的动荡背景下,这还是上佳的良方。


当一个体制残喘千年行将就木的时候,没有人能救得了它,所有在不打破基础上的革新,都不过是小修小补。

前段时间看《叫魂》,乾隆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官僚的问题是时代的问题,是帝制两千年的积弊,而绝非归咎于几个人或几群人的德行或者某些地域的风气。


《琅琊榜》原著里就提到,梁帝想要压制的是境内大规模的土地兼并之风,这其实从一个方面就说明了大梁危矣,景琰能够做到的,或许也只是“中兴”而已,所以原著在这里截然而止是很有必要的,因为会留给我们希冀和想象美好的空间。


对于农业社会来说,土地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

一个朝代到了末期,最大的先兆就是长久的安定导致财富大量聚集,而人口逐渐增加,超过了土地的负荷,从而在大规模土地兼并后,会有许许多多的流民,造成了动乱和治安的紊乱,这绝非是加强巡防能够解决的。而当这样的矛盾不断聚集,到达了不可容纳的程度,就会造成整个社会的崩盘,所谓内忧外患,皆是如此。在中原和游牧民族的拉锯战中,后者是没什么变化的,重点不过是前者能不能挡得住入侵。崩盘之后就是全新的洗牌,建立一个新的朝代,土地的矛盾再从头积累一次。就像一个循环,只要是这样的制度就走不出的循环,而且最终越来越腐朽,直到无路可退,只能打破。


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或许应该庆幸苏靖二人存在的是那样一个架空的朝代,还不是被长久太平麻痹的朝代,这个体制还有得救的朝代,有足够的空间和机会去革除弊端,去施展才干,去创立新的天下格局。

而《江山》则是恩桑提供给他们的一个平台,站在一个后世之人的角度,助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打破了已有历史体制或者说原著的束缚,创立一个真正的盛世,这才是平行时空的绝妙(还提供了揣包子的便利……喂!)。



说说这篇文里的主人公。

《江山》里的景琰有情有义,不过是家国兄弟之情,利民为国的道义,正如文中所说,他不是谁的萧景琰,而是大梁的萧景琰。我欣赏这样的景琰,但同时也很想替老梅抽醒他(或许会先被老梅或者景琰抽……),因为他有勇有谋,但是不够成熟。


景琰将天下放上了自己的赌局,赌的是二太子对他的情谊,赌的是他二哥够不够蠢,这实则太过冒险,一旦擦枪走火,遭殃的还是百姓。而且他二哥也不负众望的很蠢(?),但这又是一个问题,从来打仗依靠的都不仅仅是人数的优势,将前线的将士的命交在一个蠢货手里,只为了除掉这个蠢货,这样真的合适吗?北狄作为游牧民族人口稀少,军民一体,军队这样受到重创,若真要一怒之下挥师南下,大梁何安呢?


所以啊,景琰还需要宗主好好调教,各种意义上的……不过我担忧的事情没有发生,或许也说明了景琰识人之准吧。


很欣赏长苏,也很心疼长苏,因为他是先越过了“盟”的界限的人,所以是先辛苦的人。

都道多情苦,然而事实却就是如此,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情深。纵使再生气,仍然会舍不得,仍然会去配合,仍然会去担忧,仍然会去倾全力护他周全。


景琰没有意识到自己对长苏的用情,所以一退再退,想要重新划清那道利益的界限,但却是伤了两个人的心。口不择言的时候说出来的话最终都是要后悔的,但很多时候就怕后悔也来不及。


一个情字,会绕进多少人,他们要成大事,却也并非一定要舍弃这份情。长苏绝对没有爱错了人,只是他爱的人意识到这份爱太晚,晚到他自己都在怀疑。情带来的不只有牵绊,更多的是信任和相伴相守的扶持和勇气。


最喜欢恩桑在其他文里苏靖手握三千青丝,他们握住的是余生,天长地久,此情无绝期。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寒武萧索,白垩寂寥。

无论世间如何繁华多彩,没有彼此情真的世界是虚无的。一场盟约将这二人都带出了没有情爱的纪元,相信最后这二人一定能够消融坚冰,执手与君,天玺在手。


景琰会是一个将天下百姓放在心上的好皇帝,长苏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地将眼光从江左放大到整片江山。我们希冀他们会开创出一片盛世图景,因为我们相信他们的风骨,相信河清海晏可期。


表个白,谢谢恩喵喵的生花妙笔,布出的这样一个时空和情节引得我东拉西扯了这么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感想,但愿不嫌弃。期待后面的剧情~给你所有的心心❤ ❤ 

(*/ω╲*) (ノω<。)ノ))☆.。


最后顺便一提,我想看老梅揍儿子……⁄(⁄ ⁄•⁄ω⁄•⁄ ⁄)⁄


end

评论(1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