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送给恩桑——表白《江山为盟》

其实正在上课
课间刷到长评
教授就在我对面
而我拿着书挡着手机
感动到差点哭出来


========一条下课铃分割线========


课上被教授盯着动作不敢太大,下课回来好好写回复。

没有想过这么早就能收到长评,《江山》是个长篇,到现在剧情差不多才五分之一,所以是很感动的。

当初写大纲的时候,想的就是一场棋逢对手的较量,从算计到爱情,所以不会刻意去弱化一方。苏靖二人的信息素也在为剧情服务,因为希望abo的设定不只是为开车服务。

当然,强者必然有强者的性格缺陷,太过于拎得清的人是不适合谈恋爱的,因为爱情本就是非理性的一种,而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走心会比较晚。

关于两人到现在有没有走心,苏先生我不清楚,但是殿下是肯定没有的。他面临的局面更复杂,意味着他更无暇顾及感情。

“苏先生是个身体倍儿好的乾元,身边肯定有不少貌美的坤泽。”不错。可是美貌的皮囊太多而有趣的灵魂太少,所以梅长苏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趣的,他就要钱给钱要地给地,看看萧景琰能玩出个什么花样来,看看萧景琰是个怎样的人。

最后,恩桑也是一个极其慢热的人,很多时候的表现就是孤僻和不够阳光,所以每次收到来自他人的好意时都会有受宠若惊的喜悦。

谢谢涔涔的长评,我很珍惜。


过山过涔君:

        

  

        百度了长评的定义,然后选择放弃,就随心放飞自我了。“评”这个字的存在感基本为零,全篇是我绵绵不绝亿亿万万的赞美与喜欢。花痴本来应该在《江山为盟》更新到第三篇的时候献上来,无奈三次元的我是拖延癌晚期,眼看着恩桑的更新越来越多……不要!从来没有这么希望更新慢一点,嘤嘤嘤,含泪咬着小手帕求你慢点更……

  

        不知道能不能圈中你。 @恩桑 

  

 

  

 

  

       《江山为盟》第一次的更新是我走在路上刷出来的,当时只看了预警就hin不矜持的被吸引了,马路也不过,站定看文。梅长苏萧景琰强强对抗,套路苏VS套路琰,怎么会不让人突然兴奋呢!

  

        苏琰的关系也从竹马竹马变成江湖相逢,他们之间没有情感的琼瑶式牵绊,也没有要熟不熟,熟又没熟透的尴尬,恩桑直接甩给我一场成熟的利益交易,这……嘿嘿嘿……太成人了!

  

 

  

        电视剧里的萧景琰失去兄长,挚友,对于赤焰案的质疑让他彻底处于被动(大家都知道的就不要写出来凑字数了)。可是《江山》的琰琰冷静果断,对兄长,萧景琰‘自知其中必有冤屈,却也知晓当下并非伸冤的好时机,案发突然,牵扯人数众多,若要查清此案,恐怕还需蛰伏隐忍,日后再做打算’有原则拎得清,简直就是《潜伏》的余则成啊。刚好那个电视剧里有一句‘悲伤尽情地来吧,但要尽快地过去’。想来与萧景琰前往淮北时的心情十分贴合。当然可怜我们的白月光哥哥再次便当。

  

        落魄王爷还没到淮北,二人的较量就开始了(梅长苏表示心好累,出个场也有这么重的戏)。琰琰是皇子,傲气着呢,本王虽有求于你,那也要你登门拜访。梅长苏这边也不闲着,道歉拜访可以,要先摸摸萧景琰的牌。掌握一定量的信息之后,我们梅宗主第一反应是:委婉的拒绝靖王可能提出的“出格的要求”。

  

 

  

 

  

        等等,这里有个细节要表白恩桑

  

        决定一定要表这个白其实是被梅宗主的信息素影响的。嗯,烈酒!

  

        当时预警漏看这点,还奇怪,那么多ABO的梅长苏,信息素大多是梅花啊,竹叶啊,不然还有墨香。酒香?逗我?

  

        重新看!

  

        在两人见面,梅宗主上前披披风的时候突然就会意了,可不就酒香最合适了。梅宗主可不只只是有心机有点坏,他是正儿八经的禁欲式闷骚。一个还有梅花烙的皇子,要你江湖人士殷勤了,披风上还有酒味好吧。这不就是用一百种套路撩最想要的人?

  

 

  

 

  

        对于梅长苏“想要”萧景琰我是有点想法的。“坤泽虽生来诱人,但梅长苏到底长他几岁,在接吻这件事上比他老道许多。”我一直认为《江山》目前的更新中,梅长苏都还没有真正喜欢萧景琰(写这里的时候,恩桑还没更新第八章,不过看了第八章,觉得喜欢也没有很强烈),没有赤焰的梅长苏是个身体倍儿棒的乾元,身边肯定不缺坤泽,漂亮的说不定还不少,对萧景琰撑死是一种crush或者更弱 ,这个皇子对于他更像是猎物。既然有覆手为雨的本事,博这样一个美人一笑,动动手指头又能花费多大气力呢?

  

 

  

 

  

        萧景琰这边一样,全心为兄长翻案,为达到目的也愿意下血本,颇有一种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气势。

  

    ‘梅长苏敛眉浅笑,他明知对面坐着的这个人不好对付,甚至觉得萧景琰方才在院中是故意不着斗篷,将后颈上的印记露给他看’我们假设梅长苏的推测不错的话(当然也确实没错),他对于梅长苏的了解只只是‘听闻’和‘据传’。在都不知道对象是一个什么样人的前提下,直接选择用美人计,这勇气与决心告诉我琰琰对翻案的坚持。处于这种情况,萧景琰对同盟动心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呵呵,人家忙着翻案呢,才不管你的光风霁月。

  

 

  

        得出结论:梅长苏萧景琰是完全没有谈恋爱意向并且忙的要死没时间谈恋爱的两个人。

  

 

  

        可是恩桑说先走肾再走心,这两个人要走心呐!

  

 

  

        这就是我要赶紧写长评的原因啊!!!苏琰走心是我最想看的部分!!!不是如何相爱,而是如何开始爱,怎样动心,又怎样承认动心。那种“诶,我只是撩一个人解闷,怎么开始这么注意他。”和那种“咦,该死,明明皇位还没到手,这人这么自觉的皇后属性是个怎么回事?”不觉得炒鸡萌吗?不萌吗??????摸着良心再回答一次!!!萌不萌????

  

 

  

 

  

        还有一个表白的原因是我个人的喜好问题。很多生活中莫名其妙的情愫,突然,有变数,但是总是自带浪漫加成,会有一阵恍惚“啊,是爱情呐!”然后人们似乎就这样一边笑着一边摇着头接受了。这样的情节发生在二次元的话就会让我一脸懵逼,其实涔涔是个格外享受慢慢来的人,节奏缓一些 ,像是渗透,不突兀,自然而然。而恩桑的故事总是自然而有趣,从苏靖的《君臣》开始关注,看到《枯荣》,再到《民国》,苏靖台诚,细腻动人,这个姑娘对情感量变的把握是最好,不徐不疾,像吃甘蔗的甜一丝儿一丝儿的,让我不自觉跟着他们哭,跟着他们笑。

  

 

  

        你怎么就是这样完美戳中我呢!!!!!!!!送给你小心心,再次表白你,炒鸡喜欢你,狠狠地啵你一口!

  

        其实还没有写完,让人家缓一缓嘛~

  


  


  


  

        

  


  


  


  


  

        哎呀,一篇表白毫无逻辑,乱七八糟,就当我疯了吧。

  


  


  


 

评论(2)

热度(43)

  1. 恩桑过山过涔君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正在上课课间刷到长评教授就在我对面而我拿着书挡着手机感动到差点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