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台诚] 被动抵抗(《主动驯服》续)(NSFW)

告白《国王的演讲》

猎豹追着雪豹的尾巴嗷嗷嗷
以及,我刚才真的看了部猫片,喵喵喵
汗水尘土钢铁与夏日的灼热
每一个都让人
突然兴奋!
突然兴奋!!
突然兴奋!!!

彻夜下棋(陷入深思),噫

恭喜明·S级哨兵·台克服本能
彻底与明·S级向导·诚并肩而行
他为你打架出头
你陪他拥抱黑暗
你们很配

他虽从不认为自己拯救了世界
世界却再次为他献上光明

天海一色:

原作:伪装者(2015年电视剧)


配对:明台/明诚


分级:盒。(突然变态.jpg)


注释:


给 @恩桑 《主动驯服》续写的同人。


一发完,有点粗长。


瞎编私设预警,动物()描写预警!!!不能接受请迅速绕行!!!! 


他会给世界带来光明。他不是桑塔露琪亚,他是明诚。 


 


 


1


明台穿过喧闹街市的清晨,操着不再那么熟练的法语买回今日和明日的杂货。菲斯的街巷很窄,但阳光总是照亮街口的小院子,人们清早乘凉时总面带笑容,于是他也温和起来,一切懊丧都化作一声叹息。他和那边戴着白头巾的女士招招手,二人每天都会碰到,女士膝上的兔子蠢蠢欲动。 


摩洛哥看似只是法国人掠夺资源的宝地,但实则不然。明台在这里的任务之一就是调查流落街头的哨兵与向导,他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需靠自己S级哨兵的敏锐五感进行调查后出具报告便可。但他极想放过这位女士一马,因为她身边总是带着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女儿。 


“巴黎塔快没人了。” 


对于这件事,他的兄长明诚只评论了一句话。明台不想多问,因为时局仍然动荡,他阻止不了硝烟弥漫。明诚仰着头,阳光穿过月季的枝条,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上跳舞。他闭着眼睛,向明台伸出手来,明台握着他修长有力的手,他慢慢站起身。 


明诚仍然闭着眼睛。他看不见了,医生说会好的。明台选择相信他,这信任来自哨兵对世界走向的直觉;明诚选择不相信他,这怀疑来自对自身无奈的保护。但还好相爱的两人还同享一个世界,他们听的还是同样清脆欢快的鸟鸣。伦敦塔正在失去权力,明台的导师哈里在一次战斗后精神树受损,外加父亲去世王位空缺,即使口吃却也不得不以自己的本名乔治回归王室,向全国人民发表战时演讲。北平保卫战后,他亲自出面调配,让明台和明诚去享用世界仅剩的一点安宁。 


这只是因为最宝贵的S级向导受伤罢了。 


 



由于东京塔愈发嚣张的战略战术,西点军校已派大量军力前往夏威夷增援,看样子战争距离结束不太远了。明台挑着灯写报告,决定不把兔子写进摩洛哥的“已发现精神体”那一栏中,却听见身后一阵敲门声。 


这里除了他和阿诚哥没有别人,而他已经把阿诚哥带去睡下了。 


明台回头,木门发出吱呀一声,一只白色的大毛团扑到了他身上。钢笔被一把丢掉,明台被雪豹压得喘不过气,他努力推开大型猫科动物的脑袋,这才看见门口站着的人。 


一只猎豹出现了,怯生生地走过去,谨慎地绕着明诚走了一圈,明诚的视线随着它。雪豹终于松开了明台,他理一理褶皱的衣服站起来,看着明诚睁开的眼睛,明诚也看着他。 


明诚的那双鹿眼让棱角分明的面庞变得温柔,绽开的笑容像院中的白月季。明台捧起他的手,用自己的精神树去触碰对方的,嘴唇相贴时如同望见破晓,岁月终于从一片黑暗中为他们带来光明。 


 



黑暗过后总有光明,但光明总会催生黑暗。 


日本横扫东北三省,正是因为有哨兵和向导加入了战斗队伍。单方面采用特种部队进行攻击虽说违反国际法,但世界大混战时谁管得了那么多。四个月前,南京塔决定集结本国哨兵向导之中的最强力量,进行集中训练,准备即将到来的新战斗。 


明诚和明台从上海的家中出发,收拾行李时明镜忙前忙后,想给他们带这个带那个,可每个人只允许带一个手提箱。 


“大姐,”明台第三次放下明镜塞给他的那条丝巾,“我们是去打仗的。” 


“你们这么强,打仗不都是用精神体的?” 


明台叹了口气。 


他把那些锦上添花的东西都拿出来,在箱底却发现了一个小瓶子。那是明家香的瓶子,家族的香水产业虽不在明镜名下,但自家也有不少这东西。香水本应是淡黄色,可瓶中的液体无色透明。 


明台拿到面前嗅了嗅,会心一笑,他懂阿诚哥的好意。 


第二天,他们在‪南京市里一家咖啡店坐了一早晨,想着手里这杯卡布奇诺可能将是不知道多久以来的最后一杯。下午,哨兵和向导们分开坐上卡车出发,一车哨兵的精神树互相作用,出发没多久便要过长江时便个个在船上颠簸得脸色发青。此时明台拿出那个明家香的瓶子一喷,向导素散进空气里,作为S级哨兵,他感受到风中摇曳的树枝突然平静,风停了,他们仿佛来到世外桃源。 


 



训练场上,没有人拿你当人看。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现在每一个哨兵和向导都是战斗机器。曾经常来自己家和大哥明楼彻夜下棋的王天风现在是向导方面的总训练官。他看着明诚的眼神里充满军人的无情,好似打算在训练场再认识他一次。 


明诚处理过许多比战前训练棘手得多的问题。作为十年来觉醒的唯一一名S级向导,他自然成为所有人的领队。由于队伍中有许多个人能力较强但体能稍弱的女性向导,他们的越野成绩比前一日哨兵们的慢了许多。 


于是所有向导从负重跑步开始加量训练。他们的训练基地在太行山脚下,昨日这里还被粉饰成泥泞的沼泽,今日就已让毒辣的太阳又给晒成了黄土地。绑着沙袋的脚在地上每踏一步都野蛮地燃起粉尘,所有人都累得收起了前一日越野时还帮了不少忙的精神体。 


明诚的体能自然不成问题,不然可是辜负了他的雪豹在西伯利亚荒原上那些驰骋的岁月。于是他跑在队伍的最前方,精神树心不在焉地飘来飘去,却感觉到一阵不得志的怒火向自己袭来,鼻子里甚至闻到一股血味。 


他悄悄放出精神体,雪豹轻手轻脚,粗长的尾巴努力翘起来不碰到地面,爪子迈过黄土地时悄无声息。雪豹回头看了他一眼,钻进了隔壁哨兵的帐篷,以帮他一探究竟。 


 



“操。” 


明台往地上吐了一口嘴里的血。 


“小毛孩油头粉面的,果然没什么出息。”对方踢了还坐在地上的明台一脚,然后转身走了。 


明台从地上撑起来,又气又恼。他虽然有强大的格斗技巧,但战斗警惕性还是不足,即便见招拆招也没法应对午休后洗完澡换衣服时突然来揍他的一波人。 


他不应该第一次合作任务就和队友结下梁子——这群人在南京塔训练时就以拉帮结派著名,由宿舍门牌得名76号。在穿越铁丝网时,他们非要当冲锋队,可野蛮方法架不住铁丝网上有钩子。几个人急的团团转,一只棕熊也跟着在边上刨土。明台的猎豹过去看了看,和旁边的一只猴子互相使个眼色,猴子便灵巧地开始在铁丝网上动手动脚,最后竟把这一排钩子整个拆卸下来。 


一条伤人的陷阱就这样轻松被解决,钩子落在地上时,明台仿佛闻到难堪的空气。 


不过既然问题已经解决,全队的越野成绩也不差,明台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训练完毕披星戴月回寝时,那个走路有些跛却跑得奇快的梁仲春过来和他嚼舌根子,猴子骑在他肩膀上,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你哥让我照顾着你点。” 


明台没接话。他懂阿诚哥的好意,但他自觉不是小孩子了,所有人都要上战场,到时没有谁能照顾得了谁。而梁仲春接着警告他说,他以前是那群恶霸训练时的助理教员之一,惹了那群人,这两天要小心着点。 


“知道了,谢谢。” 


明台没走心。 


 



可谁能料到,那恶霸没走出帐篷三步路,明台就听见一阵扭打声,随后是一阵闷哼。 


这么一搞,在他们揍明台时假装看不见的人也都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明台站起身来,在帐篷角落里看到那只雪豹,它和明台无比亲近,于是被盯着看时习惯性地咂了咂嘴。他一瞬间明白过来,可又气又恼的情绪有增无减。 


门口,一人一熊被五花大绑坐在地上,明诚掸了掸双手,雪豹悄悄从帐篷里回到他身边,一只猎豹安静地追着它的尾巴。明台看了看那名叫陈亮的家伙,他的熊忿恨地咬着绳子,他一脸不服地看了看明诚,又看了看明台。 


“欺负比你聪明的人之前最好长点心,因为聪明人一般都有聪明人帮忙。” 


阿诚哥的头发不似以前梳得整整齐齐,而是有些凌乱,毒辣的太阳在他的颧骨上留下痕迹,他冲明台潇洒地笑笑,轻抚他的精神树后便转身离去。明台看着他穿着白背心的背影,看着他后背上轮廓并不过于分明却彰显力量的肌肉,高强训练所塑造的腰线有一半藏在肥大的迷彩裤里。猎豹不自觉地跟了上去,雪豹却回过头,伸出爪子拍了拍他的脑袋,然后一溜烟奔向前方,逐渐消失不见。 


 



白天的毒辣太阳不会预兆夜晚的蝉鸣,可明台是真真切切地难以入睡。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焦躁,因为以前明公馆楼下客人彻夜歌舞时他都能轻松进入梦乡。他感觉浑身向外冒着薄汗,将四肢伸出薄薄的毯子外也不能缓解侵蚀骨髓的燥热,将毯子一把掀开却又有些全身暴露在空气中的不安。 


还是心不静。 


自己被人揍了,却让一个受过格斗训练的向导帮自己还击。一个S级哨兵的身体素质不应该允许前一件事情发生,和这位向导结合过的哨兵不应该允许后一件事情发生。他太想证明自己,恨不得立刻与三人徒手格斗,让阿诚哥看着自己三场全胜。明诚应该知道他争强好胜,从小什么事都要自己尝试一遍,明台唯二失败的事情可能就是画国画和学拉丁语,最后只认得几个喜欢鸟儿的种名。 


明台心里郁结,便掀开被子。其他的哨兵经过一天的训练后都很疲劳,入眠很快。这是一个清朗的夜晚,他看着天边的水星和金星出神时,忽然感觉精神树的边缘被拉扯了几下。 


向导们在营地里的帐篷由特殊的材料制成,这种材料不仅能够防止大多数向导们的精神树在晚上伸得太远,还能防止哨兵们过于灵敏的五感探测到向导的一举一动。在战斗之中,这种材料仅能允许S级向导的思维穿过防护屏障,于是明诚便对于他们的战斗能力来说格外宝贵。 


这也就意味着,阿诚哥的枝条正攀上他的精神树,拉扯着他感知最敏锐的末端,他的焦躁并非空穴来风,而保护向导的天性让他冲向了营地的另一头。 


 


8-15


试试看呢


刷卡


不老歌


 


16


可战争的输赢不是任何人说了算。北平险些陷落,于是特种部队被调配去参加队伍集结后的第一次战役。三面环山的地形虽说难攻易守,但由不得对方从北面闪电占领高地及城市核心区,北平的军力在东京塔台的哨兵向导攻击下简直如手无寸铁。 


便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方的防御并没有那么坚固,最后敌我双方在西山一个坡的东西两侧僵持。每踏一步都会掀起蒙蔽对方视野的尘土,但向坡上贸然行军会不会踩到地雷,谁都无从知晓。 


在经过两轮向北坡的猛攻后,我军还是有一定程度的战斗损伤。几个哨兵已经开始坐立不安起来,被精神体伤口的疼痛弄得想要奋起猛攻,雪豹在那些动物中间徘徊了许多圈才让他们平静下来。 


“有一个战术,”明诚看了看自己左肩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虽然他的迷彩服上渗出隐隐的暗红色,“可能现在是用它的时候了。” 


 


17 


“不行。” 


明台说得斩钉截铁。 


明诚不解,他并没有说也并没打算说这个战术的后果。他需要的只是明台带队去吸引对方的火力,然后用共感将对方所有战斗人员的视觉都转移到自己身上。S级向导的能力允许他短暂地这样做,而S级哨兵恰巧可以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对敌人的主要兵力进行重创,我方就能稳定取得绝对胜利。 


“为什么?” 


“不行,”明台抱着双臂,“这样你会有危险。” 


“我一直在后方,没有危险。前进,这是命令。” 


“……是。” 


 


18 


他后悔自己听从了命令。 


明台带领队伍消灭了敌人最强的那个连,因为他们派出的诱饵实在是强大得如同破釜沉舟。火器拼不过哨兵们强大的反应能力,于是所有人决斗时用的都是刀、剑和匕首。大家的感官都无比灵敏,渗出一点血液的痛就足以让忍耐力不够的哨兵战斗力骤减,而极为锋利的刀刃则每次都能让血汩汩地流。子民的血和敌人的混在一起,滴在毫无感觉的温热土地上。 


就在他转身,要告知后方部队准备大规模进攻之时,一直和他紧紧连接的明诚的精神树突然松开了他,然后急速地在精神空间中坍缩。他宽大的枝条怎么向前都是无尽的黑暗,这是危险的信号,他必须立刻找到明诚,直觉的最坏预感终于发生。 


 


19 


“我……我很抱歉。” 


哈里仍然口吃着,但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和自己精神搏斗的决心有增无减。他充满信心地握着明诚的手,明诚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他用力回握了一下。明诚知道,自己和精神损伤的搏斗有了战友,虽然这并不能让他的信心增加多少。 


北平保卫战赢了,但他们在战后不得不立刻出动直升机将明诚从战场直接送到机场,然后由明台陪着连夜飞往伦敦塔。明诚一路上只有沉默,紧闭的双眼里一直在渗出泪水。明台随手拿了一本杂志,把上面讲世界各地风光的内容读给他,平日里阿诚哥总爱纠正他有些拗口的英语发音,但这一次他只是用无声的哭泣来祭奠他不知可否复得的视线。 


 


20 


但光明总会来临。 


他们总是在被动地抵抗着世界上最糟的事情,要将生命献给战斗,内心却渴望和平。视线的归来让明诚的脸上终于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他的意志让精神树在断了枝丫以后仍然不放弃汲取爱的养分,最后千疮百孔地回到枝繁叶茂。而这枝繁叶茂再不是明诚以前不可一世独孤求败的意气风发,明台也再不懊恼地计较一次战斗的输赢。 


绿叶在面对阳光时蓬勃生长,枝干在接收到光明的养分后变得更加坚强。两人拍了电报去南京,要求立刻回到上海,如果生来就是为了战争,那么他们宁愿在使命的完成过程中保卫些自己珍视的东西,比如最爱的对方,比如家人。 


再比如,他们的祖国。 


 


(全文完) 




----


本咸鱼大概是回来了,虽然之前也爱在lo上臭屁。忙成狗归忙成狗,但连载还是会努力的。


最近蒸煮总是搞事,感觉自己能做的事只剩开车。没有办法。摊手。


 


 

评论(1)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