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苏靖台诚]兄弟战争 22-37 (完结 肉慎)

*所有的恶趣味都是我的[突然变态.jpg


>> 22


明诚跟明台早就滚到一张床上了,但是迫于尊严,他一直没告诉萧景琰,并且还拿身体逼迫明台让他对萧景琰保密。明台觉得自己像搞地下情似的很不开心,哭唧唧地闹腾了好多次,终于软磨硬泡地见到了明诚的亲生母亲,证明自己正宫,啊不,独一无二的地位。


林静是个有学识有修养的贵妇,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书卷气和贵气,她准备了一桌下午茶的点心招待儿子的小男朋友,而明台更是全程哄得未来的妈妈捂嘴直笑,没几个小时,两人就亲得跟亲生母子一样,称呼也从一开始的“阿姨”变成了后来的“静妈妈”,反而让旁边的明诚觉得自己像客人。


明诚这一折腾,到让萧景琰躲起了梅长苏。


梅长苏作为萧景琰在P市唯一的熟人,又比他年长,自然时不时都想着多关照他,偶尔接他出去玩一玩顺带吃个饭什么的。萧景琰记得明诚让他远离梅长苏,所以,有时候在没有跟明诚报备的情况下去跟梅长苏吃了饭总会有一种罪恶感,回家之后挣扎许久还是忍不住给哥哥发微信,说他跟梅长苏吃饭去了。


明诚以往是很热衷于给这个弟弟聊微信的,但自从他跟明台在一起之后,萧景琰每次提到梅长苏,他就生怕他问起“明台”,所以只能借口说自己开会应酬之类的结束对话。可是萧景琰一根经,认定了梅长苏和明诚是旧情人。


难过归难过,好在刚进大学什么都比较新鲜,加了几个社团,认识了几个新朋友,生活忙了起来,他就没那么失落,想着人生还很长,以后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或许其中就有一个像梅长苏。


啊……怎么又是梅长苏!


>> 23


萧景琰一开始的回避,梅长苏只当是小孩子认识了新同学,贪玩去了。可当他不论怎么邀请,萧景琰都像躲瘟神一样找借口不跟他见面时,他决定亲自去趟学校找他。


那天他本来应该先去趟蔺晨的诊所拿药,结果想着去见了萧景琰之后也不迟,就把方向盘向左倒,开上了另一条路。快到学校的时候,他才发微信语音过去。


下午的阳光很好,草坪上铺满了昨夜大风刮下的银杏叶,萧景琰靠在树干上看着笔记,泰勒公式的证明写了好几页纸。衣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梅长苏发来一条语音。他滑开屏幕调成听筒播放模式,那个男人的声音被电波切割之后也依然温润:


“景琰,我马上到你学校了,最近东边新开了一家日料店,你不是喜欢厚切的三文鱼么?”


萧景琰把摊开的笔记本收回书包,推着自行车往南门走,阳光从主干道两边的白桦树树叶间透过来,斑驳地略过他的头顶。他倒不是想吃厚切三文鱼,而是他觉得,有些事还是跟梅长苏讲清楚比较好。


等他磨磨蹭蹭走到南门,梅长苏正斜斜地靠在车边等他。天气渐渐转凉,他在衬衫外套了一件浅灰色的圆领毛衣,驼色的风衣披在肩头,头发随意用发胶往后抓了几下,鼻梁上架了副黑色细框的眼镜。不论什么时候都优雅得体,风度翩翩。


“上车吧。”他笑着走到一边给萧景琰开车门。


>> 24


“阿苏哥,那个,我就不去了……”萧景琰立在远离,双手扶着自行车把手。


“怎么了?”梅长苏转头问他,“不想吃日料我们可以换别的。”


“不是,”萧景琰低下头摇摇又抬起来,语速飞快地说,“我晚上约了同学。”说完还挤出一个笑脸。


“你撒谎,”梅长苏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萧景琰,“你手里推着自行车却用半个小时走到这里,考虑了这么久决定不跟我去吃饭?”


萧景琰被问得哑口无言,面对梅长苏温吞却又咄咄逼人的气场,他只能低下头看着脚尖不说话。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一说谎就语速变快,”梅长苏歪头看他,语气温和却面无表情,“还是你想了半个小时想出这个借口不跟我去吃饭?景琰……你这么讨厌我?”


“没有!”萧景琰抬头,“我从来没有讨厌你。”


“那你……”梅长苏话还没问出口就被萧景琰打断。


“虽然不知道你跟哥哥的过去,但是我不想因为哥哥而接受你额外的照顾,也不想让他误会什么。所以……”说到这里,萧景琰跨上脚踏车,“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说完这句话,逃似地疯狂往北骑,不敢回头看一眼。


梅长苏捂着左心口靠在车上,在他失去意识之前最后一件事是给自己打了120。


>> 25


在那之后的好几天,萧景琰一直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梅长苏倒也再也没有找过他。某天晚上他刚睡下就听见门外有人用钥匙插锁孔,他警觉地从厨房拿了把切西瓜的刀,站在门的正前方。


明台刚把门刚一推开,看到萧景琰双手握着长刀在客厅正中央等着自己,吓得往后一跳:“琰琰你在干什么!”


“啊对不起对不起……”萧景琰连忙放下刀,“我不知道你回来了,还以为是小偷。”


明台拍着胸口换鞋进屋,一边走一边感叹:“别说阿苏本来就有心脏病,我这个没心脏病的都要被你吓出来了……”


“你说什么?”萧景琰呆呆地望着明台。


“你不知道?”明台一脸震惊。


萧景琰摇摇头,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


明台在茶几上捡了个苹果啃起来,“蔺晨打电话给我,说阿苏在你学校门口被120接走,送到医院急诊科转心脏外科接受了心脏缝合手术。我爸妈都在法国赶不回来,所以我回来看……景琰?”明台兀自说着,突然抬头的时候,看到萧景琰一脸泪痕。


“明台哥,你带我去……看看他……”又圆又亮的眼睛像关不紧的水龙头哗啦啦地往外淌眼泪,萧景琰胡乱地抹了一把脸,穿着睡衣就想往门外走。


“哎——你别急啊,别急……”



>> 26


开车去医院的路上知道了事情的全貌,萧景琰后悔得下嘴唇都快被自己咬破了,他为什么当时就没有好好问问?


带他们去病房的是那个住在梅长苏楼下的医生,萧景琰见过,叫蔺晨。走在路上,他一脸严肃地高速萧景琰和明台,如果今晚醒不过来可能就永远醒不过来了。萧景琰听着,难受得像心里压了千斤重的石头。


走到病房门口,蔺晨把萧景琰挡在门外,说只能一个一个地进去探病。明台进去之后,没几分钟就出来了,他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什么都没说。


萧景琰的眼睛立马就红了。


他闭着眼睛压下门把手往里一推,睁眼的时候,看到梅长苏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一旁的仪器发出机器运作的沉闷声响。他蹲到床边把脸埋到被子里哭得一抽一抽地耸肩。


“宝贝儿,别哭。”


萧景琰惊讶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阿苏哥,都怪我让你病得这么严重。”话说着,眼泪又砸下来。


梅长苏握着萧景琰的一只手,悬空着放在自己左胸口:“没有生病啊。做了个手术,把景琰永远放在这里。”


>> 27-36


皮皮虾,我们上宇宙飞船!


补档一个不老歌链接。


>> 37


第二天,萧景琰一觉睡到下午才起来,醒了之后披了件梅长苏的睡袍,拖着酸软的腿下楼想给自己倒点水喝。


他迷迷糊糊走到楼下,沙发上坐着的三个人齐齐地转头朝他一看,他直接愣在了原地。


“琰琰?”明诚脸上的表情简直不能更精彩,如果不是水果刀在梅长苏手里,那么它现在可能在梅长苏身上插着。


萧景琰慌张地解释道:“哥……哥你听我解释!”


没用的,胸前斑斑驳驳的吻痕已经说明了一切,况且他还穿的是梅长苏的睡袍还一脸情事后的倦懒,在明诚这种过来人跟前,怎么解释都没用了。


“大哥,吃苹果。”梅长苏把削好的苹果递到明诚面前。


明诚一记眼刀丢过去:“谁是你大哥?!”


“阿诚哥你别冲动!”明台一把抱住明诚的腰,生怕他把梅长苏揍一顿。


梅长苏敛眉浅笑,看了眼环在明诚腰身上的明台,悠悠开口:“明台是我弟弟,景琰是你弟弟,我不叫你大哥,难道叫你……”说到这里,停顿了好几秒,才意味深长地问道,“对吧?”


明诚一愣,一手夺过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你敢叫试试?”


梅长苏笑笑,起身给萧景琰倒了杯水,看着他喝完,单手把他抱起来往楼上走,在他脸蛋上轻轻吻了一下,还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腰软就不要起床,想喝水叫我就是。”


身后传来明诚的怒骂:“明台你放开我,今天我一定要揍他!!!”



(完结)


*还欠着阿浅一篇歌凯rps。

*还欠着阿紫一篇九尾狐王苏x鹿族皇子琰。

*《江山为盟》的大纲已经30章了,不出意外的话,是个长篇。写完上面两个就开坑[拿铲子.jpg




评论(53)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