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苏靖台诚]兄弟战争 16-21 (肉慎)

*苏台同父异母,诚琰同母异父。

*苏诚28同岁,明台23,景琰18。

*恶趣味下一更就来了[突然变态.jpg


>> 16


为了不让自己亲哥在明诚面前形象太差,明台无奈地耸耸肩:“其实阿苏只是因为受了不少苦,性格有点孤僻而已。”


“哦?”明诚又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啊……这说起来就是段很长的故事了。”明台坐到床边,开始讲起来。


梅长苏的生母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在生下他过后没多久就过世了。心脏病会遗传,梅长苏小时候接受过一次心脏缝补手术,现在肋骨中央都还有一条食指长度的疤痕。由于心脏病带走了他的母亲,梅长苏从小立志学医,并且在十六岁那年就拿到了国内最好的医科大的录取,不料毕业旅行的时候在盘山公路上出了车祸差点性命不保,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却发现自己的手有时会不自觉颤抖,不可能再拿手术刀了,于是才学起了制药。就在前两年,他回校给学弟学妹做演讲的时候被送急诊,全身体检后才发现,小时候接受心脏缝合手术的时候有一处隐秘的缝隙被忽视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心脏的发育渐渐被扯开。医生说可以不接受手术,但是需要长期用药,且最好不要情绪激动,比如性|生|活。


明诚听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难怪他觉得梅长苏的眼神里透着阴沉,原来那是车祸后眼睑留下的伤疤导致的,以及,既然梅长苏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有性生活,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对萧景琰的担心暂时还是多余的?


“阿诚哥……”明台脱口而出自己一个人在家时犯花痴的称呼,随即又语无伦次地补充,“我,那个,可不可以叫你……阿诚哥啊?”说着,还低下了头,又不住地抬眼看明诚,眨啊眨。


“呵……”明诚轻笑一声,伸出手捏了捏明台的脸,又单手捏着明台的下巴逼着他抬头跟自己对视,只见明台把嘴巴抿成一条线,笑得眉眼弯弯,还歪了歪头。


“好不好嘛?”明台撒娇。


“随你,小可爱。”明诚拍了拍明台的脸蛋,起身走向洗手间。



>> 17


昨晚,萧景琰把梅长苏送回家之后,喂他吃了药,又给他煮了粥,最后还是不放心,便给明台发了条微信让他照顾明诚,而自己留在了梅长苏家里。他去隔壁睡觉之前还是不放心,犹豫再三还是敲响了梅长苏的房门。


“门没锁。”梅长苏依旧靠在床头看书,吃过药之后状况基本稳定下来了。


萧景琰把门打开一个缝,探出一个脑袋:“阿苏哥,不去医院不要紧吗?”


梅长苏把手里的书合上,笑道:“不碍事。今天辛苦景琰了。”


他依旧客客气气,温和得体,于是萧景琰尽量表现得像个懂事的弟弟。


“那你晚上有什么事记得叫我,我手机不关,”萧景琰说着,掩上了门,“阿苏哥晚安。”


“晚安。”


关上门的那一刻,萧景琰轻轻地在房门外叹了口气,自己是不是应该尝试着去参加学校的联谊,认识认识女孩子了?


第二天一早,倒是梅长苏先起的床,做好早餐才敲响萧景琰的卧室门,萧景琰从床上翻身坐起来赶紧去开门。他明明记得自己睡前定了闹钟,可是完全不记得早上自己按了闹钟又继续睡这事。


梅长苏一开房门看到萧景琰睡眼惺忪的脸,头发也睡得乱翘,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他伸手揉了把萧景琰的头毛,温柔地开口:“先去洗漱再下楼吃早饭。”


男人的手指尖温柔地落在头皮,让萧景琰的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彻底清醒,少年差点没藏住自己晨起的秘密,赶紧转身把门关上,憋红了脸朝门外大声说:“阿苏哥你先下去,我想洗个澡。”


站在门外的梅长苏一愣,嘴角勾起一抹笑,语气却依旧温和:“那我把粥温着等你。”


萧景琰站在房间内的整体浴室里,靠在爬满水珠的玻璃墙上,花洒里的水从少年纤长细瘦的后颈淌过他两片蝴蝶骨的中央,顺着脊柱往下淹没在臀|缝里。一只手藏在雾气中,另一只手撑在玻璃门上,五指紧紧地抠住被雾气熏得朦胧的透明玻璃,留下几道抓痕。



>> 18


梅长苏在楼下足足等了他快四十分钟,萧景琰下楼的时候,带着一种倦懒和疲惫,吃饭的时候也心不在焉。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明诚传来信息,说他公司有事,要立马赶回去。没过多久,明台也传来信息,说导师让他去另一个城市采风,最近半个月大概都不在家。萧景琰分别给两个人回了“注意安全”,然后像松了口气似的。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把最近几天发生的事都好好想想。


“明天一早我送你回学校吧,今天有没有什么想玩的地方,我带你去。”梅长苏搅着碗里的粥,建议道。


萧景琰放下碗,低着头说:“不了,明天是早课,待会儿我坐地铁回去就好,阿苏哥你好好休息。”


“节假日游客多,地铁挤着呢。你要回去的话,吃完晚饭我送你。”梅长苏给萧景琰舀了一勺鸡蛋羹。


“我下午约了同学,不麻烦阿苏哥了。”其实他没有。他只是单纯地不想跟梅长苏独处,因为自己会变得很奇怪。


梅长苏大概感觉到萧景琰在拒绝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点点头让他注意安全。


而另一边,明台则是借口采风,巴巴地跟着明诚回了S市,在离明诚公司走路不到二十分钟的地方搞到一间拎包入住的短租公寓,楼下就有生鲜超市。都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此时此刻他感谢起了遥远的亲哥,如果不是他从小不给自己做饭,也不会练出他一手好厨艺。


明诚回S市第一天就开了七个小时的会,中午公司订的外卖饭太硬,导致他整个下午胃都在难受。令人满意的方案没做出来,全公司都在加班,他这个当老板的也不好意思离开。明台发信息问明诚今晚有没有空,被胃疼折磨的诚总冷淡地回了两个字“加班”,连标点符号都没有。明台嘤嘤嘤有点难过,不过还是决定把自己刚做的生滚海鲜粥装进保温便当盒亲自给他的阿诚哥送过去。



>> 19


“先生您找谁?”接待处的姑娘笑脸迎人。


“找你们诚总。”明台笑嘻嘻的。


小姑娘难得见到这么帅的暖男,犯起花痴来都快吐粉色泡泡了但还是秉承着职业道德问了句:“请问您有预约吗?”


明台一抿嘴,凑近小姑娘耳边,半是诱惑半是撒娇地问她:“你不介意帮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那……我帮你问问?”小姑娘被迷得七荤八素。


明台依旧笑眯眯地看着她。


“总裁说让你乘这部电梯去37层。”她把明台带到一处比较窄小的电梯门前。


“谢啦~”明台在电梯关门之前对着姑娘一眨眼,完美的会心一击。


明明是第一次来,却轻车熟路地打开门,把手里的便当盒打开,将海鲜粥和小菜一一摆在茶几上,对着电脑前的明诚说:“阿诚哥,吃饭。”


明诚捂着胃挪到沙发前,看着桌上清淡可口的小菜和冒着热气的粥,顿时觉得胃里的难受缓解了不少,他挑眉问道:“你还会做饭?”


“做饭有什么难的,”明台舀了一勺粥递到明诚嘴边,看着他一直捂着自己的胃,问道:“阿诚哥,你胃疼?”


明诚耸了下肩,喝掉递到自己嘴边的粥,“不是一天两天了。”


“工作压力这么大就不要瞎吃东西,以后我给你做饭好不好?”明台又舀起一勺粥递到明诚嘴边。


“你在S市待几天啊就要给我做饭了……”明诚夺过明台手里的勺子,自己吃起来。


“我这一年都可以待在这里做毕业设计啊,明年六月回去答辩就可以了,然后签个S市的工作室,毕业就过来。好不好嘛,好不好嘛?”明台说着,把额头靠在明诚肩头使劲蹭。


明诚被他蹭得拿不稳勺子,又舍不得放下手里的粥,于是转过背去对着明台。然而明台从身后缓缓抬起手抱住他的腰,撒着娇又认真地说:“阿诚哥,我想照顾你。”


“……以后能点菜么?”这小子厨艺真好。


“啊?好啊……”我不会被当成送外卖的了吧?



>> 20


明台常在公司出没,很快被当成了诚总的小男朋友,每次人有这么说他都低头一脸娇羞,搞得像确有其事。可是明台心里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什么小男朋友,就是能够出入总裁办公室送外卖的私人厨师兼外卖小哥!


某一天,明台正在流理台边用牙刷处理皮皮虾,放在客厅的电话突然响了,他一急还被皮皮虾的钳子夹了手。


“阿诚哥?”


“你来接我一下。”明诚的声音透着喝醉后的迷糊,说完这句话便挂了电话,随即,一个陌生的号码传来一行地址,应该是明诚的秘书发来的。


他赶紧叫了个车,把流理台上的皮皮虾丢进洗碗池放上水,拿起钱包和钥匙就出了门。赶到酒店的时候,明诚被他的秘书扶着,双颊泛红,见明台来了,便抬起一双迷蒙的眼睛看着他,一把扑了过来。


明台稳稳地扶住扑过来的人,低声对他说“我送你回去”,明诚却挣扎着让身后站着的秘书到楼下开间房,然后把下巴搁在明台肩头,不满道:“我不走,我就要住这儿。”


连搂带抱地把明诚托回房间,刚一进门,明台被那个醉醺醺的人一把推到门板后吻了个透彻。喝醉的人双眼迷蒙,接吻的时候也控制不好力道,三两下就把明台的嘴唇啃得艳红。


明台分开两人的距离,摇着明诚的肩膀问他:“你看清楚我是谁了么?”


明诚眯着眼睛凑近一看,捧着明台的脸又是一阵狂吻,喘气的时候才漏出一句话:“明台,你是不是傻?”


>> 21



啊,肾好虚啊……




(待续)


*果然,熟男是最有魅力的生物,不论攻受。

*要把熟男梅和嫩草琰的车开成载人航天飞船[远目

评论(86)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