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台诚]逢露 第十二章 (小狼狗x熟男)

第十二章


凌晨四点,窗外天还没亮,是往常明台起床的时间。


他整整坐了一夜,现在眼皮很酸,不困,大脑空白,不适合思考。阿诚的电话至今打不通,明台白天去公安局打听消息,同事说阿诚已经辞职,他们都不清楚他的去向。


阿诚为什么突然有了非走不可的理由,是跟之前的案子有关,或者是有人逼他走?


等等……?


明台“腾”地从沙发上坐起来,起得太猛还有些头晕,他去卧室拔下自己正在充电的手机,翻出通话记录,找到那个未设置姓名的号码,播了过去。


明楼这种大忙人,睡觉是从不关手机的,但是敢挑这个时间给他打电话的并不多。


“喂?”电话那头的明楼的声音带着浓重的起床气。


“你是不是不找过阿诚。”明台没有用问句。


一听是明台的声音,明楼清醒了,压下心头的火气,坦然承认:“是。”


“他现在走了,我该恭喜你。”明台说话的语气很平静却暗藏危险,仿佛情绪随时都会失控,找到一个口子爆发出来。


“他走了?”明楼也是有些惊讶,他以为阿诚若是离开,至少会知会他一声,他都想好到时候象征性地打一些钱过去作为补偿,再找人抹掉他用身份证买票的记录,没想到竟然这么突然,完全没给他发挥的余地。


也许是明楼讶然的语气刺痛了明台,他突然对着手机爆粗口:“装他妈什么蒜!他走没走你心里没数?难道这不是你促成的局面?他不要我了,我就只能回来求你让我去念书,像小时候每次犯错都得跟你认错一样,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啊?!”


“你给我闭嘴,”明楼揉着额角,“怎么跟你大哥说话的!是,我是去找过他,也说过让他离开这种话,可是你用用脑子,如果他不愿意离开,我去找他有用吗?”


“你闭嘴!”明台大吼一声之后突然泄了气,把脸埋在曲起膝盖里,心口堵得难受,他不相信是阿诚自愿离开的,可是他不能这时候认输,如果他哭鼻子,就再也找不回阿城了,“明楼,你不用挑拨我跟他的关系,他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


明楼冷哼一声,嘲讽他:“你这么有自信,就该去找他,而不是这个时间点打电话到我跟前兴师问罪。他是个明事理的人,大概从知晓你的身份后,就没打算留下来,要怪,你该怪你自己,从一开始就对他有所隐瞒。还有,上天入地,你也找不到他,这是他亲口说的。”


说完,明楼抬手把手机往地上一扔,砸地板上“啪”地一声,震得电话那头的明台耳朵痛,明楼那边却再没了其他声音。明台也不管电话是不是还连着线,也不管明楼会不会嘲笑他,蜷缩在他跟阿诚一起挤着看过电影的沙发里,放声大哭。


明台不知道之后的时间自己是怎么过的,他翻箱倒柜找出阿诚留在屋里的烟,却死活找不到打火机,最后去厨房打开燃气灶,跪在地上点烟,也不怕火燎了头发,吸一口的时候呛得眼泪直淌,喉咙火辣辣地疼。


烟抽完了,他不愿意吃东西,嗓子被烟熏得难受,水壶里的水喝干了,就去洗碗池那边接点自来水喝,生水有很重的土味跟氯气味,没喝几口全吐了出来,混着食道分泌的黏液,呛进鼻腔,狼狈得不行。


再后来他也懒得动了,拉上屋里全部的窗帘,浑浑噩噩地睡着了,梦里见到阿诚,就站在厨房给他做牛油果奶昔,他走过去从身后抱他,搂了个空。


再次醒来的时候,周遭是陌生的环境,虽然房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手背上的输液管还是让明台意识到自己在医院,大概是单间的VIP病房。


他刚醒,房门就开了,护士走进来给他测了体温和血压,叮嘱他好好休息,又关门出去。


没多会儿,房门又开了,这次是熟人。


“明台?明台啊!快,快让大姐看看哟……”一位穿着驼色风衣的女人急切走到病床前,明楼跟在她身后。


“……大姐。”明台声音嘶哑,嗓子像被锉刀锉过。


明楼看着明台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一阵来气:“你说说你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居然还去ICU躺了半天,你……”


“闭嘴,”明镜回头瞪了明楼一眼,转头对明台的时候,又放温柔了声调,“医生说你状况不错,最多再过三四天就能出院了,出院之后得好好养养,想吃些什么,我让阿香换着给你做。”


明台把不准明镜现在知道了多少,便想个法把她支开:“大姐,我想喝点粥,要家里熬的。”


“好好,大姐让阿香现在熬,我回去取,很快的,你等等,乖,”明镜站起身,离开的时候给明楼撂下话,“好好跟你弟弟说话。”


“说吧,把大姐支开做什么?”明楼这个老狐狸,心里清楚得很。


“你先扶我起来,给我倒杯水。”明台倒是也不客气。


明楼嘴上说着“小巴腊子”,倒水倒是麻利,递给明台前还试了试温度。


明台喝下几口水之后,喉咙的干疼缓解不少,声音却还是沙沙的:“大姐是全都知道了?”


明楼点头。


“大姐也是站在你那边的?”


明楼继续点头:“她急着给你物色未婚妻,程家独生女,你们小时候一起玩过。”


明台苦笑,摇头:“我答应你回去念书,你帮我把这事挡下来。”


“可以,你先缓个一两年,结婚的事,不着急。还要水吗?”


明台递出杯子:“还有一件事,阿诚走之前经手的那件案子,我想知道一些细节。”


“这个不难,但你想做什么?”明楼问。


“我晓得他,他是个好警察。”明台喝完水,躺平,翻了个身背对明楼,“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明楼沉默了一分多钟,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说,遵从明台的意愿,离开了病房。明台因为严重脱水导致电解质紊乱,如果不是因为他未充满电的手机自动关机,明楼怎么都联系不上他,可能连抢救的时间都没有剩下。明楼犯不着跟一个从生死边缘挣扎回来的人较劲,便离开了。


一个月后,元气大伤的明台似乎终于缓过神来,除了情绪比较低落以外,身体倒是几乎完全养好了。明楼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明台果然没被安排过任何一次相亲,他这些日子身体跟精神状况都不好,明镜只会比平时更惯着他,哪里还舍得逼他做不想做的事。


这之后没过几天,程家那位小姐开了个生日派对,明家大姐不好明着给明台安排相亲,便千叮万嘱让明台一定参加程小姐的生日派对,还为此给他买了身新西装。


程小姐生日当天,明台被大哥大姐陪同着去参加派对,他打不起精神,颓然地坐在车后座,时不时往窗外瞟一眼。


路过一家老式糕点铺的时候,明台大叫“停车”,司机一脚急刹车还没停稳,明台打开车门冲出去往来的方向追。


“团子!团子!!”他刚才看到团子的姥姥带着她从那家老式糕点铺出来。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正在吃绿豆糕的团子转身,看到明台之后很是惊喜:“小叔叔!”然后蹬蹬蹬往明台跑去,被一把稳稳抱住。


“才一个月不见,团子长高了呀。”明台很思念阿诚,连同与阿诚有关的一切,即便团子不是阿诚亲生。


“真的吗?”小姑娘惊呼,“太好了,我要告诉爸爸。”


明台的手有些抖,连同声音也是:“团子……知道爸爸在哪里?”


团子摇摇头,明台难掩失望。


“爸爸寄明信片给我了,姥爷说是国外寄来的,邮戳都是外国字。咦?难道小叔叔没有收到爸爸的明信片吗?诶??小叔叔你怎么哭了呀,你别哭呀,别哭……”团子搞不清状况,用没拿绿豆糕的那只手给明台擦眼泪,可是怎么都擦不完似的。


明台把团子抱紧,吸了吸鼻子:“你爸爸不要小叔叔了,小叔叔很难过,我现在想把他找回来,团子能帮帮小叔叔吗?”


团子伸出小胳膊搂紧明台的脖子:“团子帮小叔叔把爸爸找回来,小叔叔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好,乖女儿。”


待续


*最近超忙der

评论(20)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