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台诚]逢露 第十章 (小狼狗x熟男)

第十章


明家是沪上商圈里有名的家族,从民国那会儿就是民族资本家,据说还支援过抗战,建国后也在红色资本家的行列,三大改造之后,明家产业悉数变为公有,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明家人才重操旧业,短短三十年的时间,家族生意照样做得风生水起。


到现在,明家父辈的人都已去世,家中长姐是最大的股东,二儿子出任CEO,而明台则是明家养尊处优的小儿子,从小被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大哥大姐宠上了天。


明台一直防着家里找到自己的行踪,一开始都只用现金,他一直以为是自己买车跟买戒指的时候泄露了个人信息,才让明楼找上他。


他哪里知道,明楼早在他回国的当天就知晓了他的行踪,这半年来,他的住处、工作以及身边来往的人,都被明楼查了个一清二楚。家里之所以没有发难,不过是确认他的处境安全。


可明台惯是不怕明楼的,家里的事,大姐说了算,大姐就是他最大的靠山,任凭明楼也翻不起什么浪。


阿诚所在的公安局最近在追查一桩本市制毒贩毒的案件,目前已经有了几个怀疑的对象,由专案组成员负责盯梢,阿诚也被分到这个专案组。


专案组先查清了这几个怀疑对象的社会关系,发现其中一个人称“四哥”的人出入过几次金菱现在住的小区,出于安全考虑,阿诚给金菱打了个电话,让她平时带团子出门的时候,少同陌生人讲话。


金菱挺感激阿诚到现在还随时想着自己,并且表示自己会好好照顾团子。


团子一听是阿诚打来的,跳起来要跟爸爸讲电话,金菱把电话给她,自己去厨房忙活,团子拿着电话躲到离厨房最远的阳台角落,捂着手机悄声问:“爸爸,我能跟你一起住吗?”


阿诚一听,以为是团子亲爸又丢了工作,便问:“团子为什么不想跟妈妈一起住呀?告诉爸爸。”


小姑娘的声音听起来很委屈:“不是不想跟妈妈一起住,是不想跟新爸爸一起住……他经常不回家,每次回家不是睡觉就是凶人,我看他还自己给自己打针,妈妈说新爸爸生病了。”


听到这里,阿诚察觉出了不对劲:“团子,把手机给妈妈好吗?”


团子觉得今天的爸爸很奇怪,他好像不开心。


金菱疑惑地从团子手里接过手机:“阿诚?”


“金菱,团子的亲爸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没有。”金菱明显很迟疑。


阿诚叹了口气:“金菱,现在我是以朋友的身份关心你,如果你不愿意说,我绝对不勉强。不过,如果有一天我用警察的身份来询问你,希望你有思想准备。”


“阿诚!我说……”金菱捂着手机,开始流泪,“他前段时间说给朋友帮忙,我也没多问……”


金菱把情况说了一遍,中间好几次因为哭泣断掉,阿诚从她的话里判断出团子的爸爸在吸毒,他很快把团子的爸爸跟他们盯着的“四哥”联系在一起,不过,调查制毒贩毒团伙一案尚处于保密状态,他没跟金菱透露太多,只告诉她要去戒毒所寻求帮助,并做好强制戒毒的思想准备。


在家的时候,阿诚跟明台说起这件事,提前告诉明台,团子可能会到家里长住一段时间,明台当时就把阿诚扑到沙发上惩罚似的亲了一通,完事还咬着嘴唇说:“当初买公寓你非不同意!”


阿诚垂下眼皮:“在客厅打地铺委屈你了?”


“委屈!”明台再把阿诚扑进沙发,“客厅又不是什么事都能做,万一团子半夜起来上卫生间怎么办!”


阿诚顿悟,笑着躲开明台的吻:“尽想这些。”


“不想才有问题!”明台反驳,把阿诚的头摆正,亲下去,亲得粘粘糊糊才罢手。


一个多周以后,阿诚所在的缉毒专案组有了新的工作进展,但是种种证据都表明,团子的亲爸不单只是吸毒,也参与了贩毒。


法律不是阿诚的本行,但他从业多年,知道吸毒跟贩毒完全是两个概念。吸毒只判拘留罚款,贩毒最严重可以判到无期。按金菱所说,团子亲爸是去给人帮忙,想来也不是这个团伙的头目,可不排除头目为了脱身而找人顶包,如果那边再找个厉害的律师,给团子亲爸判个二十年不是问题。


阿诚约见金菱给她说了自己的担忧,为了避免最坏的情况,他试图说服金菱让团子的亲爸去公安局自首。


金菱一听就绷不住了,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说服丈夫去自首,她一刻也不敢耽误,赶紧回家去找丈夫。


金菱前脚刚走,就有一个男人跟她擦肩而过进入咖啡厅,进门之后直接走到金菱刚才坐的位置上坐下。


阿诚看对面的陌生人,很礼貌地开口:“这位先生,这个位置还没收拾好。”


“我是来找你的,阿诚先生。”对面的男人身材有些微胖,声音很厚重,看起来像个老板一类的人物。


“我跟您似乎不认识。”


“您不认识我,一定认识明台,”男人顿了顿,“他是我弟弟。”


阿诚的背挺得笔直,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他没接话,等着男人继续往下说。


“明台这孩子不懂事,这半年恐怕给您添了不少麻烦。”


“您来找我就为了这事?”阿诚受不了对面这人看似教养良好的虚伪做派。


“那我有话直说。”男人清了清嗓子,“明台瞒着家里从伦敦回国,我知道他喜欢音乐,也默许他的爱好,所以这半年一直没有干涉他的生活,甚至帮他办理了一年的休学。但是,明台是明家的人,既然是明家人就有自己该承担的责任,我是个生意人,需要家里有一位学法律的弟弟处理麻烦事,明台必须回伦敦念书。还有一件事希望你理解,明台结婚的对象是要经过我跟他大姐同意的,他自己不能做主。”


听到这里,阿诚反而卸下了绷紧后背的力道,忽然轻松了。他从来不问明台的私事,也从没期待过能跟那小子长长久久,他早知道这一天会来,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像明台那样出生的人,日常生活里是他不能触碰的存在,也不是他能够取悦的对象。


“明先生,这些话您应该找明台说,而不是找我。”


是呢,阿诚能做什么呢?劝明台回去念书,还是劝明台跟他家里人认同的对象结婚?


“如果找他有用的话,我也不会冒昧来打扰你。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所以,”说到这里,明楼递过来一个文件袋,“里面是移民的资料跟支票,算是一点微不足道的补偿。还有,你前妻现任丈夫的事,我会让我的律师团捞他出来,然后在明家的企业里给他一个清闲但收入不错的职务,让你女儿跟前妻的生活有保障。”


阿诚自嘲地笑笑,人家对他知根知底,他还能说什么呢?乐意收下支票,去国外逍遥这辈子?不,他做不到。


他看着明楼,把话说得不卑不亢:“明先生,谢谢您的好意,”然后把文件袋推了回去,“这些东西我不需要。不劳您费心,如果我不想让明台找到我,上天入地,他都找不到我。还有,我是个警察,执法者,执法犯法的事我不干,也请您不要替我干。”


明楼显然是没料到自己会被拒绝,收回文件袋的时候明显笑得有些尴尬。


阿诚收拾自己的东西站起来:“我会尽快离开明台的,还有,桌上两杯咖啡,麻烦您买单。”


说完,阿诚转背离开了。


阿诚自认为表现得很好,气势上一点不输给明台的哥哥,可是他很想见明台,很想,就现在。


待续。


*大铁棍子上线。

评论(37)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