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台诚]逢露 第九章 (小狼狗x熟男)

第九章


有了爱情,明台的新歌写得顺利,本来合同上写的是三个月,他不到两个月那会儿已经写完了全部曲子,就等录制。


公司给明台的定位是清爽少年,曲风偏安静温暖,伴奏跟编曲都不复杂。七首曲子中,只有一首《无他》风格模糊,更像是写给暗恋之人的情书,平静的曲风下翻涌着浓烈的偏爱。


这一段时间明台都在跑录音棚,别人照顾不了他下午长达三个小时的午睡,只能他改变作息去迎合普通人,导致整天人都蔫蔫儿的,每天回家还没吃晚饭就困得不行,半个月录音,人都瘦了不少。


明台瘦了之后,脸部轮廓更分明了些,少年感退去,不经意看一眼,会觉得心动,这是阿诚说的。


七首歌在同一天公布,因为《无他》的影响余力,几个音乐网站突然就被明台的专辑刷版,眼看着下载量蹭蹭上涨,明台也因此拿到一笔不菲的收入。


根据明台的强烈要求,他不用真名,专辑封面不用本人照片也不拍MV,作词作曲栏,只用了Mr. M这个有些复古又有些非主流的艺名。老板说他奇怪,别人都争先恐后地想出名圈钱,明台怎么跟拿到烫手山芋似的。


在阿诚家,明台从春天住到秋天,从租客变成情人,陪阿诚过了三十岁生日。生日那天,阿诚说,那是他第一次过这么隆重的生日,有蛋糕,有红酒,还有明台。


阿诚的生日不是他自己告诉明台的,而是明台不经意从阿诚的身份证上看到的。明台苦思冥想地挑生日礼物,什么皮带领带袖扣,胸针钱包西装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都觉得太不走心,自己做顿饭写首歌吧,又觉得太没挑战性,思来想去,他在地铁沿线的郊区看中一套八十多平米的公寓,准备买下写阿诚的名字,想着以后团子来,他俩也不用再挤客厅打地铺,看这架势,是打算跟阿诚过一辈子。


当明台提出买房这件事时,说不感动肯定是假的,阿诚成年前都过得不好,那时也没想过将来会有人对自己这么好,但他还是拒绝了明台的好意,说自己的小公寓住得挺好的,打地铺也只是偶尔,没有关系。明台没觉得扫兴,顺着阿诚的话说,心里想的却是“买房不行,买辆车总可以”,然后扎扎实实地把阿诚吃了一遍。


阿诚喝了酒,比平时迟钝,也比平时热情。


以往阿诚每次事后都累得立马睡过去,那天却靠在床头抽烟,明台也想抽,被阿诚一句“小孩子不准抽烟”呵回去,然后自己也掐灭了手里的烟。


他嘴里还有一口,说话的时候眼前烟雾缭绕,他说,他是个孤儿。


明台一愣,搂着阿诚的胳膊稍微用了点力。


阿诚冲他摆摆手示意没关系,然后继续往下,像是说着别人的事:“也不算是孤儿,只不过从小没见过爸爸,妈妈还是有的。不过她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后来越来越严重,就……开始打我,”说到这里,阿诚的眼睛看着被子表面,眼神飘忽,表情平静,“最后被送进精神病院。金菱家跟我家是邻居,我妈被送进去之后,是他们一直接济,我才长大成人……”


“那……你妈妈现在?”


“去世了,”阿诚长吐了一口气,像是把包袱卸下的赶路人,“前年去世的,我去看她那会儿,她反倒是认出我来了,跟我道歉。我……没哭,是不是很冷血?我其实已经记不太清她对我好的那些事,好像,以前老给我买那种塑料盒装的奶油蛋糕,上头有几朵花那种,其实我不爱吃,我一直都不爱吃甜食。”


听到这里,明台收紧双臂抱紧的阿诚,不断用嘴唇去触碰阿诚的脸颊,像是某种安慰:“没有,你很好,你对当初无家可归的我都那么好,对团子那么好,才不冷血。你不爱吃甜,以后我做菜都不放糖,今后……今后我对你好,我发誓,一直对你好……”


明台被心疼击中,一席话说得语无伦次,阿诚却在其中的囫囵里,感受到了某种类似于誓言的东西,让他平静多年的心终于感受到委屈,蜷缩在明台怀里,哭得像九岁那年的样子。


买车这件事明台是瞒着阿诚办的,凯迪拉克XT5,烟金色,落地42万。估摸着阿诚下班的时间,明台把车开到阿诚上班的警局等他出来。


阿诚跟两个同事一起走出来,在大门口道别,往平常坐地铁的方向走。不远处的车里似乎有人跟他招手,他眯起眼睛,透过挡风玻璃,看到里面的明台。


小跑过去,阿诚第一句话就是:“谁的车?”


“我送你的呀~”明台一只胳膊搭在车窗上,勾着嘴角笑的样子大有富二代讨恋人欢心的模样。


阿诚再看了一眼车前的标志,皱眉:“浪费钱。”


“送你东西怎么能叫浪费呢?快坐上来。”明台说完,主动帮阿诚打开了副驾驶的门,等阿诚坐好,又给他系上安全带。


“去哪里?”阿诚看明台不是往回家的方向。


“去挑对戒指,我把不准你的手指的尺寸……”


“等等”,阿诚打断明台,“这戒指是买给……我们的?”


“对啊!”明台扭过头来冲他猛点两下,“虽然求婚这事得有点惊喜感,不过买错戒指的尺码可太没诚意了,所以咱还是一起去呗~”


“明台,你知道……”


“我知道啊,又没说今天就要登记注册,先把戒指买了,等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去国外注册。我说要一直对你好,可不是开玩笑。”明台望着前方的路,等过一个红绿灯,转了个弯。


卖婚戒的地方都是男女对戒,女戒多数是镶钻的,阿诚肯定不愿意戴,两人最后挑了一对同款素圈,银白色,内环刻了对方名字的首字母,虽然俗气,却像拥有了对方生命的一部分。


回去的路上,明台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明台接起来,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隐约听到是个男人的声音,明台没回话,直接掐掉了。


“谁啊?”


“打错了。”明台继续开车。


阿诚狐疑地看了明台一眼,他在皱眉。明台是很少皱眉的,除了偶尔写歌的时候,阿诚总觉得刚才那通电话不是个好讯号,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像一场美梦,或许那通电话是闹铃,提醒自己该醒了。


电话没再打来,回家后,明台也开开心心地做晚饭,两人一起洗碗,晚上按时睡觉,早上明台依旧早起写歌,做早饭,送阿诚出门上班。


大约上午十点半左右,明台的手机又响了,还是昨晚那个陌生号码。


“你闹够了没?”电话那头问。


“我生活得紧紧有条,哪里闹了?”明台反问。


“消失半年不给家里打通电话,大姐到现在都还以为你在休学环游世界,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替你隐瞒,编了多少谎话?”电话那头,应该是明台的亲人。


“哦?那你告诉大姐就是啊,本来我也没打算瞒她。”明台倒是坦荡。


“胡闹!学校那边,我给你办了一年的休学,你还有半年的时间可以闹,到时候必须给我滚回去上课。”大概是明台的哥哥。


“还有半年呢,你这时候打电话给我做什么?还有,谁说我要回去了?”


“前天全款买车,昨天又买了对戒,你可别告诉我你要结婚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才打电话来的。


“纠正一下,是求婚。”


“明台,我警告你,胡闹要有个限度,要不到时候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电话那头的声音放低了些。


“明楼我也警告你,我现在生活得很好,你别想什么损招,要不大姐怪下来,你自己兜着。”说完呢,明台掐了电话。


待续。



*前两天有点忙咯,今天开始恢复更新。

*大铁棍子明楼上线,前方有虐提醒。

评论(29)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