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台诚]逢露 第八章 (慎)

第八章


那晚的阿诚是在惶恐中入睡的,他怕明台这个小流氓乱来。


明台却适度收起了露出的尖牙利爪,他从失恋的阴影中挣脱,满心扑向这段属于他跟阿诚的恋情,心满意足地搂着他的小哥哥睡着了。


团子在阿诚家住了一个多周才被金菱接回去,明台每天负责接送她上下幼儿园。


明台有那种天生讨女性喜欢的长相跟性格,阳光温暖带着点小坏,该男生的时候男人,该服软的时候撒娇。他去接团子放学的时候,小姑娘远远跑来,被他一把抱起来举高高,在空中转了两圈,然后稳稳地坐在他的臂弯里。周围的小朋友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让团子得意了好久。


一周多以后的周五,金菱到阿诚家接回团子,阿诚有些担心地问了问她的情况,她说团子亲爸最近帮朋友跑生意,干得还不错。


团子有点舍不得离开,道别的时候依依不舍,还是明台保证周末带她去水上乐园,她才喜笑颜开地跟着妈妈回去了。比起那个会打人的新爸爸,她更喜欢跟阿诚和明台呆在一起,就算吃油醋汁拌的羽衣甘蓝也没关系。


团子离开当晚,阿诚和明台终于搬回卧室睡觉,睡了几天客厅的地铺,终于回到床上。

睡前,明台吻了阿诚——这是除了告白那晚,第二次吻得那么久——阿诚并不抗拒跟他亲密接触,但两人顾及家里有孩子,总是非常收敛,现在团子走了,对于有些事,两人都心照不宣,接吻的时候,也非常投入。等明台亲够了本儿,阿诚才被他放开,得以入睡。


周六早晨,依旧是明台先醒,不过他没有起床写歌,阿诚倚着他睡得正香,他怕他突然起身扰了他的好梦,于是一只手支起脑袋,细细地观察起阿诚的睡颜来。


浓眉大眼长在男人脸上本该英气逼人,可阿诚的眼睛似乎太大太圆了些,睁开的时候总显年龄小,现在闭着,浓密的睫毛在脸颊上投射一道阴影。明台伸手指去碰,熟睡的阿诚颤了颤眼皮,没醒。


阿诚睡觉不是静悄悄的,细微的鼾声要凑得很近才能听见,像猫咪被挠下巴时发出的呼噜声。明台凑近去听,阿诚的呼吸喷在他的耳廓,让他后背阵阵发麻,一股热流往下半身涌去,惊得他立马脸红心跳地往后撤。


他刚才,到底……想对阿诚怎样啊?


到底人年轻,晨起的冲动退不下去,不能继续躺在一起了,明台赶紧起身解决自己的麻烦,岂料他刚动了一下,阿诚的眼皮抖了抖,醒了。


“几点了?”阿诚刚醒,本就低沉的声音哑哑的,一边说一边伸手越过明台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


阿诚的手刚伸过来,明台下意识避开身体接触,往旁边一躲。


看了眼时间,才五点过两分,阿诚放下手机打算继续睡,明台松了一口气似的,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争取当一个有证司机


补一个全文链接


两人在余韵中又缓缓睡去,在这个稀松平常的周六,睡到下午两点被饿醒。


待续。

评论(44)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