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苏靖]《遥知》(番外):这一世

番外:这一世


001


这一世的萧景琰,像初春吹进白梅林的一场雪,落在“遥知”。


上一世的他说过,像梅先生那样清贵卓绝的人,是人或妖,又有什么计较呢?毫无例外地,这一世,初见那日,他就着了梅先生的道。回去后二话不说看了南京一处旧楼,打算精心改造后,把工作室搬到南京。


借着“参考”的名义,他多次登门“遥知”,以细看书房的名义,悄悄去看梅先生。


梅长苏倒不曾有意瞒他,所以,当萧景琰听闻这间在摄影论坛刷屏的网红书房竟然是出自自己之手,心里有说不出的复杂。这一世的自己学了那么多年的建筑也不见得就比上一世的他多几分巧思。


他问梅先生:那我们这一世还是恋人吗?


梅先生把那只叫“酱油”的黑猫放在他的白外套上。


当然。


002


可到底,没有了前世的记忆,没生在一个香火鼎盛的大家族,不学习植物学那样具有复古诗性的学科,这一世的萧景琰没有了梅长苏迷恋的那种矜持与羞涩。


相反的,这一世的萧景琰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旅游,健身,看美国大片,听流行音乐,玩社交网络,有时候还会跟朋友去酒吧。


第一次跟梅长苏约会,他竟然带梅长苏去玩密室逃脱,眼看着梅先生几分钟带他走出密室,他终于意识到,梅先生大概是喜静的。


于是以后约会的地方,他都尽挑博物馆、音乐厅、剧院,甚至还会静静地在“遥知”看梅先生写字或者作画。


曾经的朋友约他蹦迪或是滑雪,他都一一拒绝了。他喜欢梅先生,希望自己能变成梅先生喜欢的样子。


003


梅长苏从前对萧景琰的包容度是极高的,就连萧景琰说出“先生您嫁给我吧”这种话,他也只是笑着回一句“调皮”。


萧景琰走后,他忍受了几十年的孤寂,这种孤寂与他从前经历过的千千万万年不同,安静得让人心灰意冷,所以,如今遇到这一世的萧景琰,不论对方变得如何陌生,他都有一种失而复得的侥幸,对萧景琰也足够包容。


可是,爱与不爱之间的迟疑,又岂会存在侥幸?


梅长苏不是一个能轻易被取悦的人,他的感情少有起伏,欲念也清淡,他看萧景琰的眼神很温和,包容又眷念,唯独没有炽热的爱意。



先生。


嗯?


如果可以,我想知道,我的上一世是怎样的。


你就是你,上一世或者这一世都是你,人死之后忘却前尘,为的不过是抛却前世愁绪,你又何苦想起呢?


萧景琰没有再问,梅长苏的话很有道理。可是,前世记忆又岂独独是愁绪?他转念一想,不知道也是好的,省得有了比较,徒生羡慕。


004


萧景琰在南京的工作室建好了,旧员工里有两个北京人,他们不愿意离开,萧景琰也没有勉强,写了推荐信,把他们推荐到了自己学长的公司,在国贸。


新工作室是一处旧宅,说是旧宅,倒也旧不过“遥知”。那是一处八十年代的平房,据说以前住了老两口,老两口的独生子是一等功勋殉国的,平房是他们儿子长大的地方,他们一直不愿搬出去,政府在规划的时候也没有强制拆迁,算是给烈士家属的抚恤。前几年老两口相继离世,房子由政府回收公开招租,萧景琰一眼相中,把它改成了工作室。


小平房上下两层楼,门口有个小院子,墙角有棵橙子树,春天开出的小白花很香。萧景琰也没大改,整体上保留了复古的原貌,修补了一些斑驳或发霉的地方,拆掉了室内的楼梯,在平房二楼外墙开了道门,搭了带扶手的木楼梯,又在楼梯外种了一排常青的竹子。


工作室改造好后,萧景琰邀梅长苏来看过,他给两人在庭院中泡了壶陈皮普洱,梅长苏笑笑,对他讲:


这么多年,上房揭瓦的本事倒还在。


这一世他是建筑师,这些都是他的专业技能。


可梅长苏的话他能怎么应对呢?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005


当然,值得高兴的事,依旧是有的。


萧景琰过生日那天,梅长苏亲自下厨,按记忆做了一桌萧景琰喜欢的菜,甚至亲自烤了一个六寸的蛋糕——榛子的——梅长苏是不能吃的,甜食吃太多不好,便只做了六寸。


接到电话的时候,萧景琰正在改图,最近公司接了一个酒店的项目,两个空缺的职位现在还没招到新人,很多事他只能亲力亲为,忙得甚至都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他不想错过跟梅长苏难得的独处机会,更何况还是这么特殊的日子。跟助手交代了几句,他这个当老板的,果断地,翘班了。


把自己收拾妥当,出门前还喷了点淡香水,在约定好的时间前五分钟,准时敲响“遥知”的大门。


这次是梅先生亲自来开的门,不是飞流。


萧景琰走进花厅,桌上摆好了菜,中间是一个小小的浅栗子色蛋糕,顶上不规则地摆了几粒榛子。


梅先生记得他喜欢榛子。


感动到有落泪的冲动,他转过身,截住正要进门的梅长苏,捧着他的脸,吧唧一声亲在他的右脸颊。


谢谢,我喜欢这一切。


006


桌上有荠菜闷春笋,香干马兰头,红烧大排,桂花糯米藕,清蒸小黄鱼,蟹黄豆腐,跟醉蟹。昨年的桂花酿盛在黑陶酒壶中,打开酒塞,香味就飘了出来。


荠菜、春笋跟马兰头都是时鲜,江南春日不可多得的美食;红烧大排和小黄鱼是最传统的淮扬菜做法;蟹黄豆腐的蟹黄其实是高邮特产的咸鸭蛋,蛋黄粒粒被油脂浸润着;至于醉蟹,是梅长苏亲手腌制的,除了传统的香料之外,他还加了几味祛寒的中药材;桂花糯米藕的桂花酱,就是“遥知”花厅外那两株金桂去年的花。一桌菜色,可谓样样用心,萧景琰却吃得不是滋味。


并非他有意计较。


只是这一世,他没有福分生在温婉的江南,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湖北人。家乡食物不乏河鲜胡鲜,可依旧改变不了他重油重盐重辣的饮食习惯。江南一带甜口的饮食习惯,是他怎样都学不会的。


这一桌菜,大概是上一世的萧景琰最喜欢的吧?


唯独这酒,喝起来顺意。榛子蛋糕的榛子是烘焙过度了吗?吃起来是微苦的。


他必然是喝醉了,醉到对面的梅长苏说话都听不清,也不怕自己酒后失态惹恼了心上人,酒壮怂人胆,他强迫梅先生跟他接吻了。


梅先生叫他“景琰”,可大概不是叫他。


007


从生日第二天起,萧景琰单方面对梅长苏开始冷战,工作上的事也不那么顺心,甲方在山东,他还为此飞了两次青岛。借着出差,他对梅长苏整整三个月避而不见。


三个月之后,甲方终于再提不出任何诡异的要求,交稿那天,萧景琰包下一家私家川菜馆,犒劳公司所有人,喝得烂醉。他跟梅长苏的关系,整个公司只有助理知道,面对喝醉酒后不讲理且不回家的老板,助理妹子只好用萧景琰的手机给梅长苏拨了电话。


这是三个月以来梅长苏接到的第一个萧景琰主动打来的电话,接起来却发现是女声,他下意识地把手机握紧。


梅先生您好,老板喝醉了。


报上地址后不到二十分钟,一辆复古奔驰停在餐馆门口,梅长苏直接进去把瘫软在沙发里的人搂起来,让他把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自己身上,离开前给助理妹子道了谢。


萧景琰模模糊糊意识到梅长苏来接他,他被塞到副驾,梅长苏上车后转过身给他系安全带,他一把抓住梅长苏的手质问他:


“你带我去哪里?”


“回’遥知’。”


“我不回那里。”


“景琰,听话,你喝醉了,先跟我回家。”


008


“那里哪里是我的家?”


梅长苏僵住了,难以置信地跟萧景琰对视。


喝醉了酒的人眼神是迷离的,他原本清澈的眼睛此刻变得浑浊、通红,一汪水包在里面,仿佛眼珠子稍微转动,就会有泪掉落。


“啊?你回答我,那里是我的家吗?”


“听话,别闹。”梅长苏倾身,吻了吻萧景琰的脸颊,片刻后尝到了湿热的咸味。


“先生,我没有前世的记忆,不知道你们曾经怎样动人地相爱过,我不是江浙人,吃不惯甜咸口的饭菜,我不懂戏曲,古典乐也听得少,以前从来不逛公园。我喜欢冒险跟运动,攀岩、登山、跳伞或是滑雪我都很在行,还会开直升机。”


“先生,我喜欢你,所以想成为你喜欢的样子,现在你好好看看我,除了那些我并不记得的过去,现在的我,有没有你喜欢的地方?”


萧景琰捧着梅长苏的脸,让他看向自己。


009


梅长苏沉默了。


他拒绝了萧景琰讨问前世的举动,说前尘是负累,活在过去只会为愁绪牵绊,可是他自己呢?何尝不是活在牵绊和负累之中。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每一个从头开始的生命都值得被全心全意地爱和尊重。


萧景琰不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七少爷,不学植物学,不爱吃甜,初次见他的时候也不小心翼翼。


这一世的萧景琰忘掉了所有的前尘往事,可有一点梅长苏无比确信,那就是萧景琰不曾忘记爱他。


“景琰。”


沉默被打破,萧景琰在那双深爱的眼睛里,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我现在想吻你,如果你愿意的话。”


“先生,我愿意。”


梅先生的嘴唇覆上来,并没有像小说中写的那样,唤醒萧景琰前世的记忆,不过,在那温柔的力道和缠绵的辗转中,萧景琰捕捉到了只属于今生的爱意。他主动伸出手搂紧梅长苏,加深这个吻,把这些日子的委屈跟不满全都讨要回来。


这也是梅长苏没见过的萧景琰,热烈而凶猛的。


“先生,我想跟你做(这应该不会被发现吧)爱。”


这更是梅长苏没见过的萧景琰,大胆而诱惑的。


“好,先回家。”


“回家!”


(完)


*其实老早就想好“他忘了所有可是没有忘记爱你”这个梗,可是圈子冷得像北极,就想自己脑一脑爽一把得了。但是,我真的好喜欢《遥知》这个故事QAQ[管不住自己的手系列







评论(45)

热度(345)

  1. 幽若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