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苏靖]遥知(终更):待人归

*民国聊斋

*老妖精苏x小少爷琰


待人归


001


转眼入了冬,萧景琰终于搭完上房的台阶,他拉着梅长苏去看他的杰作,两阶石板一阶木头,一路走到房顶。


金陵的冬天大多阴天,天空白得发亮却瞧不见太阳,坐在房顶上看“遥知”,整院的湛青碧绿,静谧祥和。


“先生,你不上来坐坐吗?”萧景琰双腿交叉,坐在玻璃罩上,朝地上站着的梅长苏招手。


梅长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萧景琰的旁边,他一转头。


喵——


有只黑猫蹲坐在他旁边的玻璃罩上,舔着自己的爪子,瞧见萧景琰看它,它也停下动作看萧景琰,碧绿的眼瞳微微上扬,看起来十分聪明。


“你是哪家的猫咪啊?”萧景琰友好得朝它伸出手,它却把头扭到一边,蜷起来睡觉了。


“先生,它不理我。”对着下面的梅长苏,萧景琰委屈。


“它不理你我理你,下来吧,吃饭了。”梅长苏朝他招手。


002


午饭有红烧大排,色泽油亮金黄,瘦肉不柴肥肉不腻,黄冰糖一大把,炖出来的味道才鲜。冬天到了,吃肉喝汤,暖和得不行。


萧景琰一口咬下一大块,嘴唇油亮亮的,戳一筷子米饭,腮帮子被塞得满满的鼓起来。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在“遥知”吃饭,因为惧怕气场强大的梅先生,不仅不敢发出声音,甚至完全没吃饱。


如今有梅先生纵着,他就坐在这儿大口吃肉扒饭,飞流不在去琅琊阁了,他还用油亮亮的嘴唇去偷袭梅先生,也蹭梅先生一嘴油。


看着色泽红亮的大排汤汁,萧景琰突然想起房顶上见到的那只黑猫,皮毛又黑又亮,跟烧菜用的老抽似的。


“先生!”


梅长苏侧头看他。


“我们把那只黑猫捉下来养好不好,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酱油!”


真是毫无文采的名字,不过,倒是挺可爱的。


“你吃完饭去看看它还在不在吧。”


“您同意了?”


梅长苏点头,被萧景琰亲在脸颊,“吧唧”一声,得,这下脸也被蹭得油亮亮的。


003


“遥知”多了位新住客,一只叫“酱油”的黑猫,整天围着萧景琰改造的书房活动,也不跟附近其他的猫玩,不大理萧景琰,饿了才去蹭他的裤腿。


萧景琰白天在书房压制书签,突然被挡去房顶投下的光,他抬头,发现酱油团在玻璃罩上,从下往上看,能看见它揣着的前爪,和踩在玻璃上的后爪。


“酱油,你挪旁边去。”好几个玻璃罩,偏偏它爱睡这个正对书桌的,萧景琰抬头朝它喊。


猫当然是听不懂话的,春天到了,它困着呢,一边睡,一边掉毛。


睡得正香,被人抱了起来,酱油挣扎了两下,未果,干脆继续睡,反正,在哪儿不是睡觉呢?


萧景琰坐在房顶,一年过得真快,玉兰已经开了。


“你当心它蹭你一身毛。”不知何时,梅长苏坐到他身边。


萧景琰抱起酱油放到梅长苏大腿上,既然是这样,那我们患难与共吧。


梅长苏无奈地摇摇头,挠了几下酱油的头顶,他今天可穿的是白衣服。


004


先生,酱油是一只普通的猫,陪不了我一辈子。


我是个普通的人,陪不了你一辈子。


你看,“遥知”里的花开了一年又一年,跟永远开不尽似的。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我不是英雄也不是美人,还是想跟您白头到老的。


您作弊,落一头白梅就算白头到老了?


先生,如果有来世,换了地方,换了模样,您还能找到我吗?


从前您就是冷冷清清的样子,到哪里都是一个人,以后又是您一个人了,如果没有来世,我走了,您会孤独吗?


先生,我不该当无神论者的。


005


自打梅长苏开始学西医,蔺晨已经很久不来“遥知”了,五六十年了吧。


“救不了,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你不是自诩古往今来最好的大夫么,怎么就救不了?”


“大夫只能治病,起死回生的,那是说书先生。”


“要你何用?”


“陪你喝酒。”


墨扉说,七少爷下葬那天,从没喝醉过的梅先生,把自己喝了个不省人事,倚在棺材上,不让旁人靠近一步,蔺医生想去扶他,被一脚踹翻在地。


“我劝你清醒清醒,耽误下葬时辰,可是要耽误轮回转世的。”不知道从哪个算卦先生那儿学来的歪理。


梅先生这才依依不舍地放手,眼看着送葬的队伍把七少爷抬回萧家祖坟。


006


“那后来呢后来呢,七少爷回来了吗?”金陵周遭的小妖怪围着墨扉问,大家都不相信萧家的七少爷就这么死了。


墨扉摇摇头,看着有些斑驳的乌木大门,叹了口气:“别说七少爷,就连梅先生也是,七少爷走后,他也走了,几十年,没回来过一次。”


经历了战乱、衰老、人世无常,旧金陵的矮墙巷陌都换做摩天楼跟高架桥,唯独“遥知”,像守着回忆的老人,淹没在钢筋水泥之中,不甘坍塌。


金陵周遭的小妖怪都染起了奶奶灰,组上了乐队,买了手机玩起网购,又点上外卖,几个人商量着要搞个组合,明年去选秀。


“反正梅先生也不在,您就开门让我们进去看看嘛!”几个建国后才出生的小妖怪没见过父母口中古朴庄严的“遥知”。


“不行不行,先生吩咐过,他不回来,不能开这道门。”墨扉果断拒绝。


轻轻地,空中有花落下,墨扉眨眨眼,远处走来一个人,步履轻缓,身姿修长,一头长发看起来十分别致。


007


“先生,您这些年都去哪里了?这次回来还走吗?”墨扉见着他,满眼都是泪。


原来这就是梅先生啊!


居然这么年轻,我还以为是老爷爷呢!


梅长苏推开陈旧的木门,久不上油的转轴嘎吱一声响,他回头对那些小妖怪说:“进去看看吧,房顶有玻璃罩那间书房是七少爷改造的,顺着侧面的台阶就能走上去。”


孩子们一个个爬上房顶,在玻璃罩上排排坐,挨个朝站在下头的梅先生打招呼。


“谢谢梅先生!”声音此起彼伏。


忆往昔平和岁月,萧景琰也是坐在房顶的玻璃罩上,跟站在地上的梅长苏打招呼,邀他上房顶看花。


“咦?!梅先生,您家房顶上有只黑猫在睡觉!”


梅长苏一惊,转而笑道:“它叫酱油。”


景琰啊,酱油已经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家?


008


孩子们回去之后,不知道是谁用手机拍了照片,发到一个建筑摄影的论坛,被论坛版主发现加了精,又被公众号发到社交网站上,过亿的用户才知道,在南京西边的闹市中,有一处这样的地方叫“遥知”。


登门拜访的人接踵而至,一一被挡在“遥知”门外,就跟许多年前一样。


“这是私人宅院,不接待游客。”墨扉已经不知道这是多少次说这样的话了。


“等等,我不是游客,”干练的短发女孩再一次要求,“我是一位建筑师助理,我老板在论坛上看到了’遥知’照片,想登门拜访改造书房的先生。”


“那位先生不在了,你回去吧。”


女孩叹了口气,递上一张名片:“这是我老板的名片,如果什么时候能拜访那位先生了,请您一定要联系我。”


墨扉接过名片扫了一眼,叫住她:“等等!”


“?”


“明早九点,让你老板一个人来。”


为了参观传说中的“遥知”,改了跟客户的会议时间,起了个大早,怕遇上早高峰堵车,地铁加小跑,八点五十五准时出现在“遥知”门前,喘匀一口气,正好九点,敲响房门。


来开门的是一位半大的少年,眉眼之间难掩英气,看到来人,明显吃了一惊。


“梅先生在书房等你。”


他绕过回廊假山与花草,站在梅先生的书房外轻轻地叩了两下门:“梅先生您好,打搅了,我叫萧景琰,是个职业建筑师。”


“进来吧。”


梅长苏抱着酱油,轻声对他说:“你看,他回来了。”


(全文完)


*没有番外。

*跟大家暂时道个别,不删号,子博偶尔推推音乐和书。大概不会再写新文了,取关随意,江湖再见。(抱拳)



评论(69)

热度(466)

  1. 幽若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