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苏靖]遥知(十五):绕青梅

*民国聊斋

*老妖精苏x小少爷琰


绕青梅


001


离开上海的时候,查尔斯送了梅先生一个古董座钟,金丝鸟笼的模样。鸟笼里站了一只喜鹊,鸟笼的顶上是嵌了许多细碎红宝石的太阳,钟表嵌在座钟的底部,凑近听能听到嘀嘀嗒嗒指针行走的声音。


梅长苏收下礼物,礼貌地道了谢,又让“寒山”的经理准备两个上好的珐琅彩装饰瓶作为回礼——他就是这样,干干净净处世,从不亏欠别人什么。


萧景琰悄悄盯了梅长苏许久,又看了好几眼那个金灿灿的座钟。


原来梅先生这么古板作派的人,并不忌讳“送钟”啊?


查尔斯告辞后,梅长苏拦着萧景琰问:“刚才一直盯着我在想什么?”


“呃……没什么。”总不能说“我原以为您跟从地里挖起来的古董一样老”吧。


“真的?”梅长苏显然不信,挑眉反问。


“假的……”心虚,气势上明显矮了一头,萧景琰老实承认,“我想,您活了这么……久,可能会忌讳洋人的一些,嗯,礼物。”


梅长苏的目光落在查尔斯搬来的座钟上,立马明白了萧景琰所指,他嘴角隐着笑,伸手捏了捏萧景琰的脸颊:“你这是在嫌我老。”


“没有!”萧景琰红着一张脸否认,摇头。


梅长苏笑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002


回到金陵之后,萧景琰先回了趟家,上次搬家的时候,那枚白梅书签被他遗落在书柜里,这次,他要把这枚书签带去“遥知”,连同他的记忆一起找回来。


林静做了两份月饼,有萧景琰最爱吃的榛子馅,今年的中秋,萧景琰怕是不能在萧家过了,但月饼还是要吃的,她还叮嘱萧景琰,说等这拨桂花开完,她就摇下来晒干酿桂花酒,不出两三月就能喝了,让他记得回家拿。


萧景琰抱了抱母亲,笑得爽朗:“母亲,我就住在城西,您什么时候想见我,让大哥送您过来就是,怎么搞得像我不回来了似的,前些年我去留学,也不见您这样啊。”


林静拍拍萧景琰的胳膊,朝旁边站的等候的梅长苏点点头:“我们家景琰以后就拜托梅先生多照顾了。”


梅长苏朝林静鞠躬:“您客气了,这是应该的。”


萧选看不透这三人之间的暗语,满心以为自家儿子不过就是去“遥知”跟梅先生学习一段时间,还暗自怪自家姨太太妇人心思。他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就像第一次送他去学堂见老师一样,对梅长苏说:“哎呀梅先生,景琰要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多教育。”又侧头叮嘱萧景琰:“你不懂的地方就多问梅先生。”


萧景琰点头表示都记下了。


003


萧选像突然想起什么,双手一拍:“这再过几天就是中秋了,梅先生若是不嫌弃,就同景琰一道来过中秋吧,我们家人多热闹,就怕您嫌吵,哈哈。”


林静在身后悄悄拽了拽萧选的衣服,让他别再这样不明真相地胡说,等会自家儿子该尴尬了。


萧选转身瞪了她一眼,嘴形嘟囔了几下,说的是“你扯我衣服做什么”!


林静无奈地摇头,抱歉地对梅长苏笑笑。


岂料梅长苏自然地点头应下:“好,中秋我跟景琰一定回家。”


萧选哈哈大笑,显然是没有注意到梅长苏微妙的措辞。


004


这时,远远地走来一个人,火急火燎的,萧景琰一眼将他认了出来,迎上前去:“夏江先生今日又是请我去悬镜司做客的?”


夏江“哼”了一声,不理萧景琰,径直走到萧选跟前:“萧先生,鄙人夏江。”


做生意的人,多少都有些迷信,求神拜佛的事干得不少,夏江这位悬镜司首尊,萧选也是有所耳闻的。


“夏首尊今日登门有何贵干呐?”


夏江指着梅长苏问萧选:“想必萧先生还不知道,您这位好儿婿不是凡人吧?”


这话的包含的意思有点多,萧选愣在原地消化了好一阵,梅长苏是不是凡人,他心知肚明,上一辈萧家当家还在世的时候,就跟这位梅先生有生意往来,这么多年过去,梅先生还是萧疏俊朗的青年模样,怎么可能是凡人。


可是,这“儿婿”……?


!!!


萧选突然扭头盯着萧景琰。


这白养的儿子,竟然瞒着他!


005


“景琰,你跟梅先生到底怎么回事?”


“父亲,我……”


“萧先生,原来您还不知道啊,七少爷和梅先生的事,金陵城里可没多少人不知道了。”萧景琰刚开口解释,就被夏江打断。


“夏首尊,我在问我儿子话,没问您。”萧选沉着一张脸,十分不好惹的样子。


“人妖殊途,我特意来萧家,是为了七少爷好。”夏江在某些方面,可以说是个非常执着的人。


“这是萧家的家务事,不劳您费心,请回吧。”


“我说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


“请回。”


夏江再一次在萧家人跟前吃闭门羹,气愤地转身,默默发誓再也不过问这家人的事。


006


见萧选神情不对,梅长苏悄悄上前,把萧景琰护在身后:“萧先生,您要任何的解释,都可以问我。”


“梅先生啊……”萧选叹了口气,看向梅长苏的眼神复杂,“从我爷爷辈儿起,您就是现在的模样,如今我都有了孙儿,您还是一点都没变,印象里,您身边也没有什么人,为什么偏偏是景琰呢?”


萧景琰急忙挣脱梅长苏上前:“父亲,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你闭嘴!”萧选喝了一声,继续对梅长苏说,“如果您不是非景琰不可的话,劳烦您换个人吧,我等凡人,消受不起您的偏爱啊,啊……?”


“萧先生,确实如您所说,我在这世上虚度了很多光阴,自以为看遍了人心也见惯了生死,”梅长苏说着,暗地里握住了萧景琰的手,“可是,景琰在身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真正地活着,我知道他总有一天会离开,但这样的恐惧也让我十分珍惜每一天有他在身边的日子。”


萧选眨眨眼,把眼泪逼了回去,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景琰啊,中秋节要跟梅先生一起回家过,知道吗?”


007


走到“遥知”门前,墨扉依旧坐在门口的石阶上,远远地跟萧景琰打招呼,还告诉他院子里的桂花开了。


萧景琰还惦记着那间没改造好的书房——玻璃罩是放上了房顶,可上楼的梯子还没搭——他问墨扉愿不愿意帮帮忙。


墨扉吃着手里的干枣,摆摆手:“老喽,身子骨不行了,七少爷要搭梯子,飞流肯定愿意帮忙,他呀,最喜欢爬高上梯了。”


桂花果然开了,还没走进院子就闻到香味,萧景琰驾着梯子爬上房顶,坐在平坦的玻璃罩上,看着梅长苏进了书房又出来,手里端这个木匣子。


一个木匣子递到自己跟前,吓得萧景琰双肩一抽。


“您这样没声没息的,多吓人!”嘴上虽然埋怨着,手却接过木匣子打开,里头的绢布上放着一粒青中带黄的梅子,“这就是你说的那粒梅子?”


梅长苏点点头,又问了一遍:“你,想好了?”


“这有什么没想好的,”萧景琰拿起梅子丢进嘴里,嚼了两下,“嗯嗯,不错,甜的。”


008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的爸爸妈妈呢?医生说你没事了,你觉得怎么样?


小话痨萧景琰杵在床前问个没完,床上坐着的孩子嘴唇苍白干裂,只会眨眼睛。


你是不是想喝水啊?萧景琰端给他一杯温开水,又继续喋喋不休地问。


我记得你会说话的呀,你是不是被吓到了?你不要怕啊,这是我家,我叫萧景琰,就快上学堂了,不是什么坏小孩。


“苏哲。”


“啊?”


“我叫苏哲。”床上坐着的孩子伸手接过水杯,露出袖口的手瘦得跟鸡爪似的。


“哦哦,苏哲啊,你的爸爸妈妈呢?”


苏哲把脸埋在水杯口,摇摇头。


“对不起啊……”萧景琰知道自己大概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那以后你就住我家吧,我去跟大奶奶讲,她最疼我了,肯定会同意的。”


“谢谢,请问你看到我身边的那支白梅花了吗?”


“看到啦,原来那是白梅啊,母亲把它种在草药圃里了,你放心,春天就能开花的,母亲种了好多花,春天的时候可漂亮了,什么颜色都有,黄的呀粉的呀……”


这傻小子,难道不知道梅花是冬天开的吗?


“啊呀,对了。”


“嗯?”


“以后,我能不能叫你阿苏啊?大哥说,这样叫着亲。”


苏哲点了点头。


往事如洪水决堤,挤满了萧景琰的眼眶,他伸手紧紧地抓住梅长苏的衣袖,待他转头便问他:“阿苏啊,怎么当年也不打个招呼就走了呢?”


“对不起。”这次梅长苏抱紧了他,大概是不会再放手了。


待续

*说有没有肉都爱我的小天使,我感受到了你们的恩宠(头顶笔芯


评论(47)

热度(307)

  1. 幽若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