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苏靖]遥知(十三):宿“寒山”

*民国聊斋

*老妖精苏x小少爷琰

*轻松向


宿“寒山”


001


萧景琰的伤好差不多了,能走能跑,用力跳还会有些疼,夏天也差不多过到了头。真正的秋天,是秋分之后才开始的,白天短了,夜晚长了,才有了秋天的样子。


从洋商那里定做的玻璃罩子改了三回,才勉勉强强合了萧景琰的意,他伤刚好,又爬上房顶干起揭瓦的事。梅长苏纵着他,经过的时候瞥了眼那些被掷在地上的瓦片,一点也不心疼,他坐在屋檐下看书,还抬头叮嘱萧景琰当心些。


墨扉从“遥知”被建好的那天起就在这里,从来没见识过这么大的动静,当然,主要也是因为“遥知”少有人来,如今见着了,直打趣萧景琰,说他是“梅先生的小少爷”。


这一昵称传到金陵周遭的妖怪那里,大家便都知道“遥知”的梅先生把萧家的七少爷宠上了天,宠得连“遥知”房顶上的瓦都被揭了下来。


其实,梅先生对萧景琰的偏爱还远不止此,这事,飞流就知道。


002


春天,梅先生出了躺远门,金陵都春花都开尽了,他才回来。


二十年前,夏江火烧梅岭,梅先生本尊的那株梅树被烧到根系,植株受损,他抱着一支白梅,化为孩童躲进金陵,被萧景琰带回家中,将白梅种在萧景琰母亲的药草圃里。


熬过严冬,春江水暖,那支白梅抽出新芽,梅先生的身体也一天天好转。


随着药草圃里的白梅病树春生,萧景琰突然卧病昏迷,梅先生意识到,人妖毕竟殊途,况且萧景琰只是个孩子,还对他有救命之恩。于是,他在雷雨交加的夏夜,掘起药草圃中的白梅,对萧家的宅子施了法术,让宅子里的所有人丢失了与自己有关的全部记忆,然后离开了萧家。


也许是因为心有戚戚,他在临走的时候,从怀里那捧白梅里摘下一支,催出一朵盛放的梅花,放在了萧景琰的枕边,留作纪念。


他离开萧家之后,将白梅带回梅岭重新种下。


二十年过去,萧景琰误入“遥知”,他一开始只为报恩,给了这个萧家的小少爷一些“例外”的恩惠,没想到惹落了一地的白梅雨。


春天,他回了次梅岭,在与世隔绝的地方扪心自问,等到梅子黄时,他摘下一粒带回金陵,若是尘缘未断,他就将这粒梅子给萧景琰吃掉,那时,他便能找回儿时有关他的全部记忆。


003


入秋之后餐桌上多了许多当季的食物,比如莲藕。


莲藕加排骨,小火慢炖不加盐,汤喝起来带着淡淡的甜味,最适合伤筋动骨的人。然而,莲藕这东西,有面的有脆的,大多数人只偏爱一种。


自打萧景琰伤了脚,每日餐桌上必有骨汤,他喝得有些腻了,但梅先生每次都亲自盛好汤递给他,教育他“好孩子不该挑食”,然后满意地看着他喝下去。


萧景琰只吃脆藕,因为他觉得淀粉含量多的莲藕吃起来又噎又胀肚子,不如脆藕清甜爽口。可是,舀在碗里的藕,脆的面的,没吃之前,谁也说不好。他喝完了碗里的汤,剩下的藕吃了一口,是面的,就瘪瘪嘴看着梅长苏,表示他不想吃。


梅长苏细嚼慢咽地吃着碗里的饭,咽下去才开口:“不吃就放碗里。”


萧景琰如释重负,继续吃饭,对面的飞流学着他把碗里的茄子都夹到空盘子里。


“小孩子不要挑食。”梅先生看着飞流。


飞流瘪瘪嘴,看了眼萧景琰碗里剩下的藕:“七少爷也挑食!”


“七少爷不是小孩子了。”


飞流气得直哼哼,若论起年龄,他比萧景琰还大两百多岁呢!


004


梅先生从萧家购的两万匹丝绸在交货后没几天就卖给了洋人,洋商将丝绸卖到欧洲,大受中产阶级女性的亲睐,这个叫查尔斯的洋商又带着四万批丝绸的订单来找梅先生,还说从欧洲带了件礼物,希望能到“遥知”拜访。


其实,梅长苏的生意,他很少出面联系买家,上一次查尔斯的订单也是他手下那个名叫黎纲的经理接下的。只不过黎纲一直说“是为梅先生办事”,就搞得查尔斯非要亲自见一见这位梅先生。


黎纲把四万批丝绸的订单送到“遥知”请梅先生做个决定,最后,梅长苏也没让查尔斯进“遥知”的门,而是让黎纲带话约见上海。


上海这几年又多了些新鲜玩意儿,舞厅、电影院跟百货商店取代了茶馆和戏院,成为人们打发时间的好去处,梅长苏打算带萧景琰一起去看看,就当是游玩。


查尔斯住在法租界的一处会馆里,会馆里头有一个专门用来开派对的舞厅,听说梅先生亲临上海,查尔斯请了自己在上海的朋友跟生意上的伙伴,打算在这个名利场,介绍他们跟梅先生认识。


金陵跟上海不远,搭乘火车不到一日。梅先生穿了藏青色的西装,羊绒与丝绸混纺的面料带着低调的光泽,长发依旧用银扣随意束在脑后。萧景琰穿着浅驼色的风衣跟麻格亚长裤,蓬松的头发斜分,自然微卷,走在清贵矜持的梅先生身边,显得特别年轻活泼。



005


梅长苏带着萧景琰入住了公共租界一间名为“寒山”的庭院式酒店,酒店只有四间房,名为“平林”、“姑苏”、“宿雾”和“暮雨”,分别选自李白的“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张继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杜甫的“日出寒山外,江流宿雾中”和韦应物“寒山独过雁,暮雨晚来舟”。


萧景琰听完梅长苏解释,直夸老板的心思巧妙。


梅长苏反问他:“巧妙吗?不过是酒店落成时,被他们问得烦了,随意起的。”


啊……?


原来,“寒山”也是梅先生的产业啊。


“知道我要来,客房都空着,你挑挑看想住哪间。”梅先生将行李交给服务生,拿过前台摆放的客房服务单随意浏览起来,像位检查作业的老师。


萧景琰听经理介绍每个房间的特色,越发犹豫起来,每间房听起来都独具匠心,真是令人难以抉择。


翻完了客房服务单,梅长苏似乎还算满意——至少没有离他预想的水准差太远——见萧景琰还在犹豫,他便替他做了个决定:“既然选不出,那就每天换一间住,”然后转头告诉经理,“这几天不对外营业,我不喜欢人多。”


“是,梅先生。”


006


住进的第一件房是“平林”,山居风格,里面的家具都是不加重饰的天然材料,朴素却无比考究。房中摆放了不少植物,都是山林之间才有的品相,保留了山野原始的粗犷,不像精心饲养的花草雍容骄矜。


萧景琰进屋后将风衣挂在衣帽架上以免弄皱,然后伸直双臂伸了个懒腰——火车坐得有些累——扑在地上的榻榻米看起来柔软无比,他就着张开双臂的姿势,扑了上去,被反作用力弹回来在榻榻米上蹦了好几下。


“查尔斯先生的舞会就在今晚是吗?”他翻了个身,仰望着站立的梅先生。


“今晚八点,”梅长苏说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如果你累了,可以先休息一会儿。”


萧景琰看着他:“那您呢?”


梅长苏解开西装外套的衣扣也坐到榻榻米上,凑近仰躺着的萧景琰,眼看着两人的鼻尖要碰上,萧景琰以为梅先生会吻他——梅先生只吻过他一次,他把《百梅集》送到“遥知”的午后,虽然之后他觉得他们亲密了不少,可梅先生再也没吻过他,他当然也不好意思问——于是,闭上了眼睛。


梅先生只是轻轻落了一个吻在他的额头:“我守着你。”


007


睡了午觉后的萧景琰精神饱满地换了身小礼服,在“寒山”吃了顿上海菜,然后由“寒山”的经理负责开车把他跟梅先生送到法租界查尔斯所在的会馆。


他们到的时候,受邀的人已经开始陆续拿着邀请函进门了。


梅先生今晚不但穿了西装,还拿了戴了礼帽,拿了手杖,手杖顶端是一粒切割过的青金石,与他一身藏青色的西装极其相配。萧景琰也换了西装,驼色的西装配上同色系的领结,蓬松的头发抹了点发油,让它们稍微听话一些,整个人看起来介于男孩的活泼和男人的稳重之间。


梅长苏的进场吸引了乱糟糟人群的所有目光,人们窃窃私语,互相询问着这位矜贵的先生到底是谁,哦,还有他身边的那位少爷。


查尔斯从以往跟黎纲的谈话中判断出这位刚进门的就是他不断提起的“梅先生”,于是满脸笑容地走上前,伸出手:“想必您就是梅先生,我非常高兴见到您!”


“查尔斯先生,久仰。”梅长苏客客气气地伸出手,礼貌性地握一下便抽不动声色地回来。


“这位先生是……?”查尔斯的目光转向萧景琰,迟疑地开口。


“您好,我叫萧景琰,负责过您两万匹丝绸订单的供货。”


“哦!萧先生。我们以后还要多多合作。”一听是供货商,查尔斯的眼睛明显亮了一下。


008


交响乐队奏起欢快的音乐,年轻的男男女女进舞池跳起舞来,梅长苏跟萧景琰坐在一旁跟查尔斯聊生意上的事,一位棕红色头发的小姐走过来,对着查尔斯瞧瞧说了些什么。


查尔斯听完点点头,向萧景琰介绍:“这是我的女儿,叫丽兹,她想跟你跳支舞,可以吗萧先生?”


查尔斯说完,旁边的丽兹牵起裙摆朝他欠了欠身。


萧景琰为难地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梅长苏,梅长苏点点头:“去吧。”


跟着丽兹走到舞池,他握着拳虚放在她的侧腰,女士带着长手套的纤细手指搭上他的肩,两人随着交响乐队奏起的曲子缓缓起舞。在得知萧景琰会德语之后,丽兹一直在跟他讲话,萧景琰却心不在焉地回着,眼神时不时往梅长苏那边瞟。


舞会结束后,“寒山”的经理早早地将车停在会馆门口,远远看见萧少爷跟梅先生一前一后走来,萧少爷一言不发走在前头,梅先生一脸无奈地跟在后面。


上车之后,两人仍是不说一句话,车内的气氛僵滞,“寒山”的经理感受到了明显的低气压。


梅长苏碰了碰萧景琰的手臂,被他刻意扭着身子躲开了。


“你在闹什么脾气?”


萧景琰猛地转过脸来瞪着他:“你让我去跟她跳舞!”


他生气极了,连尊称都忘了用。整场舞会他都在应付丽兹小姐,而梅长苏却像看戏似的跟查尔斯边喝酒边聊天。


梅长苏恍然大悟,解释道:“你留过学,我本来想,你们年轻人会爱好交际。”


萧景琰委屈地红了眼,嘲讽道:“您倒是大方……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梅长苏拉过去结结实实地吻住,他越是挣扎,便被抱得越紧,被吻得越深,直到脑缺氧浑身乏力地靠梅长苏肩上。


“抱歉,以后不会替你做这种决定了。”


萧景琰抬头去亲梅长苏的下巴,说话的时候还是委委屈屈的:“梅先生,我只喜欢您。”


然后,他又被吻住了。


待续


*昨天太丧了没更,今天补上。

*推荐大家去看正在上映的《嘉年华》,排片虽少,值得一看。

评论(41)

热度(344)

  1. 幽若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