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苏靖]遥知 (六更):瓦勒瑞

*民国聊斋

*老妖精苏x小少爷琰

*轻松向


瓦勒瑞


001


萧景琰第一次替人挽发,十个手指僵硬而笨拙,拢了半天仍然有几缕碎发跑出发带,垂到鬓边。松散随意的挽发如果放在旁人身上会觉得邋遢懒散,放在梅先生身上却凭空多出几分慵懒闲适。


“我不太会做这个。”萧景琰将发带系成普通的死结,然后退后两步站到一边。


梅先生摊开手掌,一本厚厚的小册子躺进他的掌心,他朝萧景琰递出小册子,开口道:“你的图鉴做得很仔细,看得出来花了很多心思。”


萧景琰没伸手接。


“这是我给您送还钢笔的谢礼……”他并不想把送出去的礼物又收回来。


“你把图鉴借我阅读就是谢礼,如今我读完了将它还给你有什么不对?”梅先生又把举着图鉴的手往前送了送,萧景琰这才伸手去接,却仍是接得不情不愿。


“你接手了丝绸生意,做得还顺当么?”说话间,梅先生指了指罗汉榻的另一侧,示意萧景琰坐下。


可能是没料到梅先生会突然关心起这事,萧景琰入座后仍是保持双腿并拢,腰板笔挺的僵硬状态。


002


“也没什么顺不顺当,购买生丝,招募织工,织布都有人管着,我不过也就时不时去看上一眼,也看不出什么好坏。”


萧景琰倒是老老实实的怎么想怎么说,听话的梅先生却意味深长地打量着他,见梅先生眼带笑意,萧景琰才觉得自己刚才说错了话。


面对大主顾,哪有说自己庸庸碌碌不尽力道理?自己还真是不适合做生意,连这种场面话都不会说。


“如果……如果您觉得生意交给我不放心,还是让我大哥接手比较好。”


“不必,”梅先生摆了摆手指,静如止水的眼眸与萧景琰对望的那一刻,似乎要将人溺亡在其中,“生意交给你,我很放心。”


说话的时候,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细细的一缕落在梅先生的眼皮上,茶色的瞳孔像半透明的宝石,他眯起眼睛,卷翘的睫毛尖儿上便荡起一层波光粼粼。


萧景琰的一颗心顷刻静止的了勃动,又顷刻擂鼓般巨响。


003


回到萧家以后,萧景琰随手将那本植物图鉴放回书架,一放就是大半月,要知道,从前他是很珍视自己这本“得意之作”的。


某天午后院儿里的迎春开了,他大哥的母亲邀全家人到花园喝下午茶,说是瓦勒瑞蛋糕店新来了一位英国糕点师傅,做出的草莓奶油蛋糕无比可口。萧景琰多喝了两杯大吉岭红茶,把初春的困倦驱散一空,回到书房不小心看见被自己随手扔在书架上的植物图鉴,愧疚地走过去取下来翻开第一页。


突然掉下一枚书签——一枚自己从未见过的麦冬草。


他景琰把书签拾起来一看,背后有几个清隽有力的钢笔字:赠 萧景琰 君。


啊,竟然是梅先生赠予自己的回礼。


他有一个专门放植物标本书签的抽屉,这一枚肯定要专门找个盒子存着放在最好的位置。


拉开抽屉,最显眼的地方,赫赫放着一枚白梅标本的书签,带花萼的。


书签纸老旧泛黄,白梅花瓣也泛着黄。


盛夏雨后的感觉又回来了,他那天醒来之前似乎睡了一个长长的觉,长到睡前是什么季节他都记不清了,醒来后家中的环境既熟悉又陌生,平白多出了许多不曾见过的东西,甚至多出了不曾见过的佣人,明明是盛夏时节,他的枕头边上却放着一朵新鲜的白梅。


他是不是打算把这枚白梅书签给谁辨认来着?


是梅先生吗?


004


“景琰,你在屋里吗?”


萧景琰关上抽屉,整了整衣领:“大哥,我在。”


萧景禹推开门,手里端着一块草莓蛋糕——方形切块,一面撒着许多花生碎——应该是瓦勒瑞那位师傅的得意之作。


“大家都在找你,你却在这儿躲起来了,”萧景禹把蛋糕放在桌上,“尝尝吧,当真是不一般。”


萧景琰拿起叉子吃了一小口,挺好的,但不如花神咖啡屋的拿破仑香脆,比起奶油的绵软,他更喜欢坚果般香脆的口感。


“大奶奶没有因此不高兴吧?”萧景琰口中的大奶奶是萧景禹的母亲,他们父亲的明媒正娶。


“怎么会呢,她最疼你了,还跟你母亲说要给你安排一门亲事呢……柳家你知道吧,跟我们家世代生意往来的,柳家我们这一辈的长孙女跟你年龄差不多,也是留学回来的,你们应该谈得来……”


“为什么?”萧景琰打断了他大哥的话。


“嗯?”


“跟萧家世代有生意的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柳家这个我连面都没见过的长孙女?”


萧景禹很少见到萧景琰这么倔强强势。


“景琰……如果不是柳家,你希望是谁?”


“……”萧景琰答不上。


005


家长制的家庭里,孩子自然拧不过家长。


不情不愿的相亲,萧景琰还是去了。大奶奶把相亲安排在瓦勒瑞的小包房里,预定了两个人的英式下午茶。


出门之前,萧景琰换了一身刻板古旧的黑色长衫,头发也乱糟糟的不像话,更可气的是,不知从哪买了一副呆板的圆圈的眼镜,看上去像个顽固又落魄的旧社会读书人。他笃定,柳家留学回来的小姐定看不上这样的他。


进门之前,还在附近逗留了一刻钟,故意迟到。


等他装作慌慌张张地闯进包间,母亲,大奶奶和柳夫人已经喝着咖啡聊上了,旁边坐着那位穿着洋装和高跟鞋的就应该是柳家小姐。


看他这副打扮,大奶奶也是吃了一惊,但吃惊归吃惊,还是照旧打起了圆场。


“景琰这孩子从不迟到的,看他急急忙忙的,兴许是路上遇到什么事了。”


柳夫人倒是不在意,她第一眼见到萧景琰就喜欢,一身奇怪的装束藏不住干干净净的模样。


“既然景琰来了,我们做长辈的就给他们年轻人一点说话的时间……”


大奶奶说话间,母亲已经站起身,半只脚迈出了小包厢。


“萧夫人下午好。”


006


不远处传来一声问候,林静听见这声音,难以置信地回头,看见不远处站着的男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梅先生下午好。”她只在萧家见过梅先生一次,那次他来归还萧景琰在“遥知”落下的钢笔。


梅先生叫她“萧夫人”是抬举她,她是萧选的姨太太,万万担不起这一声“夫人”。


包厢里正把植物图鉴从包里往外掏的萧景琰听见这声问候,动作僵在一半,对面的柳家小姐好奇地朝包厢外瞧,瞧瞧看是哪位先生这么大的排场。


梅先生对身旁的人吩咐:“萧夫人这个包厢全部免单。”


“这怎么好?”林静微微摆了摆手,“万没想到瓦勒瑞也是梅先生的产业。”


“哪里,欢迎萧夫人经常约朋友来,”梅先生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枚白梅花做成的书签,摸出一支钢笔,旋开笔盖,在书签背面写下一个清隽有力的“梅”字,双手递给林静,“萧夫人以后若是来,给他们看这个,除了免单之外,您还可以点菜单上没有的点心。”


林静看了一眼身旁站着的大奶奶,大奶奶倒是毫不介意地点了点头,她才伸手将那枚千斤重的书签接下,像是欠了天大的人情:“多谢梅先生。”


“您客气了。”


“遥知”的梅先生,连自家老爷对他说话都得用上敬语的梅先生,对她这位姨太太的称呼,竟然是“您”?


007


“那我失陪了。”梅先生朝三位夫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请等一下!”萧景琰胡乱把拿出一半的植物图鉴抓在手中,不顾母亲和大奶奶的惊惶以及柳家母女的尴尬,从包厢里追了出去。


听闻声音,梅先生缓缓转过身来。


他今日穿了一套薄羊绒的西装,硬挺的剪裁与羊绒柔软的触感妥帖融洽,焦糖色的大衣搭在肩头,长发用白梅刺绣的印花丝绸松松捆住。


“七少爷?”


“无功不受禄,我母亲不能收下您的东西。”他绝非刻意拒绝梅先生的好意,只是他倾注心血的植物图鉴被退回来,就像珍视之物送人,别人却不屑一顾一样,心中不平。


“一点微薄的心意,你不用较真。”梅先生淡淡地回复,转身就要离开。


008


“并非所有的心意都是微薄的,您的微薄,我的母亲受之不起。”萧景琰倔强地跟他对视,至少他送出植物图鉴的心意,就不曾被人看重。


两人在处世经验上有判若天壤的差距,梅先生的眼眸里永远波澜不惊,而萧景琰却需要强忍着,才不让自己瑟缩和惊慌。


梅先生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你希望我怎么做?”


“……”萧景琰咬着下唇,倔强地不眨眼,握着图鉴的手指紧地泛白,轻微地发出“嘎吱”声。


梅先生低头一瞧,随后伸手抓住了植物图鉴的一角。


“您这是做什么?”萧景琰的手往回一撤,却没能将图鉴撤离梅先生的掌控。


“放手。”梅先生淡淡地开口。


“如果我偏不呢?”


萧景琰的手一麻,紧抓在手里的植物图鉴轻轻松松落入梅先生的手中。


“抱歉。你的心意,这次我会好好珍惜,”梅先生抬手,揉了揉萧景琰乱糟糟的头发,“送给你母亲的书签,是我的心意。可你别忘了,你曾说过你手里也有一枚白梅书签要给我过目的,礼拜日把它带到’遥知’来,我等你。”


看着梅先生的背影渐行渐远,萧景琰还沉浸在被揉头发的惊惶之中,凭什么这人一个小小的举动,竟让自己心里五味杂陈。


较真,委屈,恐惧,欣喜,万分期待,悲喜交加。


待续。


*谢谢你们周末没催更🙆

patisserie valerie 的草莓奶油蛋糕是我每次都会吃的甜品

评论(46)

热度(333)

  1. 幽若恩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