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苏靖abo]江山为盟番外《惜君》(试阅)

*骨科预警!!

(如果你雷还点进来骂我,我可要单手拎起你扔出去了哈)

---预售地址---


https://m.intl.taobao.com/detail/detail.html?id=555856266546


*淘宝搜索请认准“鲸鱼组”!

*淘宝搜索请认准“鲸鱼组”!!

*淘宝搜索请认准“鲸鱼组”!!!

预售截至时间为8月20号,预售几本印几本


预售详情请见:http://himeen.lofter.com/post/1d144032_10b2e40c


片段一:


抓周当日,太后、陛下与帝君早早坐在殿里,等乳娘把二皇子抱出来放到摆满东西的榻上,粉嫩嫩的娃娃看着摆在自己跟前琳琅满目的东西,竟是一样也不愿意拿。坐在一旁的太子殿下急了,在得到父皇的允许之后,走到二皇子身边蹲下来,把那些弓箭纸笔玩具糕点一一推到幼弟跟前,吸引他的注意。可哪知知道,二皇子对那些推到自己跟前的东西依旧没有半分兴趣,却一把抓住了自己皇长兄的手,末了还咯咯一笑。


这小动作引得在场的大人哈哈大笑,皇太后还打趣道:“我们惜君什么都不在乎,就在乎哥哥了。”


听完皇祖母的话,太子殿下也是心里暖暖的,拢过榻上的那些个东西一股脑堆在弟弟身边,嘴上还说着:“都给你都给你。”


片段二:


大通六年,嫡公主出世,旁人都送来金银首饰道贺,唯有吴王殿下送了一只手做的风筝,与他小时候陛下陪他放过的那只一模一样,萧承意看到风筝才想起,他们兄弟这几年都没好好说过一句话,从前他总觉得梅惜君年龄小不懂事,现在想起来,他竟然也是当皇叔的人了。


萧承意去芷萝宫见了梅惜君,小小的少年郎穿起月白色的长袍手捧一卷书在石凳上坐着读,远远看过去,恍惚之间总像是从前君父教自己写策论的模样。他轻轻走过去,走到梅惜君身边,看书的人才发现他,于是忙地收了书。


“见过皇兄。”


“陪承哥哥说说话吧。”


久未听过的称呼让梅惜君一顿,却还是恭敬地回道:“愿为皇兄分忧。”


萧承意看着他,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惜君长大了。”


“总是要长大的。”他答着,手指摩挲着泛黄的书页。



片段三:


“你如今年满十九,在江左可有中意的人,若是有,我给你们指婚。”萧承意端着药碗,说话的表情比碗里的药还苦。


“有啊。”梅惜君答得轻快。


萧承意却表情一滞,他明明知道,留不住的,从梅惜君请命去江左的那天起,就是什么都留不住的。是他太贪心太自私,既想着当好一个帝王,不负这天下,也想那人一直守在身边,有所陪伴。


“不知道是哪家的坤泽?”他问得事不关己,心却被人狠狠捏住,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梅惜君又用那双带着笑意的桃花眼盯着他,一只手摸上他的耳垂,缓缓地摩娑着,打趣道:“自然这天下哪家的坤泽,都没有我们老萧家的乾元好。”


(试阅结束)


《惜君》全文近万,从梅惜君还是个受精卵讲到他死后留在史书的封号。

来一本么朋友?

第二篇番外叫《云游》,讲的是琰琰和阿苏在江湖的故事,过几天也会放出几个片段撩你们

评论(61)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