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桑

I have loved you, I tried my best.

[苏靖abo]江山为盟 章三十四 (黑苏红琰)

---预售地址---


https://m.intl.taobao.com/detail/detail.html?id=555856266546


*淘宝搜索请认准“鲸鱼组”!

*淘宝搜索请认准“鲸鱼组”!!

*淘宝搜索请认准“鲸鱼组”!!!


预售详情请见:http://himeen.lofter.com/post/1d144032_10b2e40c


=====正文=====


章三十四


梅长苏到彭泽之后,赈灾之事自然都落到他的肩上,蔺晨的药方当晚就被手抄了百十份送到城中大大小小的药房,由药房配药熬制,在粥棚里分发,如此不过六七日,城中那些染病的百姓纷纷好转,当地人不知如何感谢靖王殿下带来的恩泽,便把他的事迹编进童谣传唱。


豫章郡守上书梁帝,抄录了几首歌颂靖王的童谣,折子送到金陵,梁帝读后很是欣慰,由得知萧景琰还因为赈灾染病,心中倒也生起一股怜子之情,只可惜萧景琰不在京中,他有再多的赏赐也无法给予,思来想去便多去了芷萝宫几次——若无法表示自己怜子之心,多宠爱他的生母也是好的。


未曾想到赈灾如此顺利,加上萧景琰向来廉洁奉公,如此大灾,萧景琰预算的银子竟然还不如梁帝料想的一半多,只可惜春猎的最佳时机已过,再让人筹备也甚是无趣,只是这宫里待久了,各处景色都让人生腻。


梁帝最近服食仙丹,时常觉得身体发热步履轻盈,早早地就把夏衫拿了出来。要知道,他近年上了些年纪,暮春都是畏寒的,可见那仙丹确有强身健体之效,他还琢磨着等秋天一到,就安排臣下送一批世家的坤泽进宫,后宫久不添新,那些面孔跟宫里的景色一样让人生厌。


行宫那边送来消息,说昨年从扶桑移植而来的紫阳花开花了,梁帝正巧厌倦了宫里的景色,便想着把朝中之事暂且交给誉王和六部打理,他带着一二嫔妃前往行宫小住些日子。他在静妃跟前说起这事,意思是想让静妃同去。


 静妃牢记着萧景琰临走前交代的话,如果梁帝近期出行,无论如何也要将萧承意带在身边。她先沉静地谢了恩,再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了句:“不知陛下此次出行,皇后娘娘是否同去?”


梁帝清了清嗓子,回道:“前朝的事朕已经交给六部和誉王,后宫之事则还需要皇后打理,此次出行,她就不去了吧。”


话刚说完,静妃便起身跪在梁帝跟前,委婉地恳求道:“臣妾有一事相求,恳请陛下应允。”


“说来听听。”


“陛下有所不知,承儿自打出生以来都是臣妾在帮他调理身子,近日他肠胃不好,也是臣妾一直替他看着,若臣妾离宫,怕太医对用药把握不当。所以……不知是否可以将承儿一同带上去行宫?”


梁帝听完话顿了顿,想起自己刚读过的豫章郡守的奏折,靖王为大梁立下功劳,还差点因此殒命,他又有意将萧承意立为储君,总不好叫孩子从小就病殃殃的,想到这里,他朝静妃“嗯”了一声,随后说了句:“那就带上吧。”


彭泽一边,灾情既已稳定,梅长苏经过考察又替萧景琰拟好了灾后安置难民和筑路筑堤的法子——不过是将无家可归的难民聚合起来修路修堤坝,再从朝廷拨款中划出一笔工钱,一来解决百姓生计,二来为彭泽今后的发展作长远打算。余下的,且等着朝廷的赈灾款拨发到位,彭泽必定还能恢复往日繁荣。眼见着灾情稳定,萧景琰的病也大好,二人返程的计划便顺着提上日程。


帝銮已行至行宫,果真如所说的一样,行宫中的花圃里都是盛放的紫阳花,粉白浅紫簇拥在一起,温婉又清丽。静妃抱着萧承意在院中看花,小孩子好动,总想着用手去抓蜜蜂彩蝶,梁帝站在一旁,看小孩有趣,便问道:“承儿看这紫阳花,粉白浅紫,鹅黄翠蓝,你最中意哪一个?”


萧承意听皇祖父问他话,便把头转过来,歪了一下,似是没听明白。


静妃轻笑一声,恭敬道:“陛下,承儿还小,怕是听不懂。”


可谁知萧承意“啊”了一声,小手指着一株开得正盛的紫阳,那株花色彩深紫,植株碧绿,与别的雅致清丽不同,自带天下贵气。


梁帝哈哈大笑,摸着孩子的头夸道:“不错不错,承儿喜欢紫色。紫色,是帝王家的颜色。”


静妃闻言,正不知梁帝用以为何,便听他接着说道:


“景琰在彭泽赈灾染上瘟疫,险些失了性命,只可是他是坤泽之身不能继承大统。”


“景琰有陛下的关怀已是他的福分,江山社稷事关百年基业,望陛下慎重。”


这时,梁帝伸手点了点萧承意的额头,笑道:“你父王争气,你也聪明,”说到这里,抬头看着静妃,接着道,“等景琰回金陵,朕就拟制封承儿为皇太孙。”


静妃万不曾想到梁帝将她和萧承意同时带到行宫竟是如此打算,她正打算抱着孩子跪下谢恩,便听闻身后的宫女说:


“陛下,服用仙丹的时辰到了。”


梁帝正想着是谁这么不懂规矩,一转身,便看见一位面生的宫女,不是从金陵皇宫带来的。


“怎么这么不懂规矩?你是这行宫的宫女?”


她听梁帝问起,以为自己做错了事,便惶恐地跪下:“奴婢一直在行宫之中,若不懂规矩伺候不周,望陛下从轻发落。”


“行宫的规矩不如皇宫那般严格,这次便不追究了,以后见到朕与静妃娘娘说话,不得擅自靠近。”


“是。”


宫女递上仙丹,也不知道刚才梁帝对静妃说的话她听去了多少。


誉王府。


“殿下,殿下——”秦般若面带焦急之色,直奔誉王的书房而去。


誉王本在书房教自己的儿子习字,誉王妃在一旁伺候着研磨,一家人正是其乐融融时,忽闻秦般若在书房外求见。


誉王顿了顿,放下手中的笔,对发妻和长子道:“你们先下去吧。”


誉王妃知道自己的丈夫今日很是器重这位秦姑娘,可无奈自己学识浅薄,母家也并非极有势力,虽然不满秦般若此时出现,却也只好恭恭敬敬地将孩子带出书房。她带孩子出门的时候,很显然秦般若看到他们也是微微一惊。


“你这么着急地来见我,想必是有急事?”誉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示意秦般若坐下。


秦般若甚至来不及坐稳,便开口:“殿下,行宫那边传来消息,说陛下已表示,等靖王回朝就立靖王之子为皇太孙。”


誉王闻言,端起茶杯的手狠狠一顿,茶水溅了一袖口。他突然大笑起来,连眼角都笑出了泪花,他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罢了罢了,争了这么多年,纵使七珠加身,到头来,这天下还是成了别人的。”


“殿下,您不能放弃啊!”秦般若见誉王颓废,立马坐起身子,将手覆上他的手背。


誉王冷笑一声,反问道:“那你说,本王还能怎么办!去行宫劝说父皇改变心意吗!”


秦般若摇摇头,沉声道:“殿下前日里交给般若查的祥嫔娘娘一事,已经有了着落。”


“陛下还是皇子之时,为了夺取皇位,曾借助滑族人的势力。滑族的璇玑公主,生得美貌又足智多谋,很快成为陛下宠信之人。很快,陛下夺得皇位登基,依照约定,他应该助滑族复国,可是陛下怕此事成为他在史书上的一笔污点,也怕滑族借机壮大威胁大梁,便一道圣旨,杀光了滑族所有的男性。”


“璇玑公主当时已有身孕,但陛下不放心她入宫,便一直养在宫外。后来孩子出世,是位皇子,皇子被接回皇宫,璇玑公主为报此仇,将滑族所有的女子安排在宫里宫外各处,便是想着有朝一日能让大梁的江山回到该回之人手中。”


听到这里,誉王瞪大了眼睛,他半是犹豫地开口:“这个孩子……?”


“璇玑公主全名秦璇玑,正是般若的师父,而她诞下的皇子,正是您啊,殿下!这大梁的江山,本就是您的族人用性命换来的,本就应当是您的所有物,您为何不争?。”


这段话的信息量一时之间让誉王无法思考,他疑惑地看着秦般若,问道:“你是说……?”


“殿下,眼下陛下不在皇宫,靖王不在京城,正是大好的时机,若您能说服皇后娘娘帮您稳住宫里宫外,只要纪城军包围行宫,杀掉静妃和靖王的孩子,传位诏书怎么写,可就是您说了算了。”


见誉王仍是由于,秦般若又点了把火:“殿下真的愿意拱手将这江山让给他人吗?”


誉王如梦初醒,忽然起身,对屋外的下人吩咐道:“备车,进宫面见皇后!”


在正阳宫的言后这厢刚用了午膳,萧承意不在的这些日子,她无事可做,也怪寂寞的。说实话,她对静妃在梁帝跟前耍心计将萧承意带至行宫之事很是不满,却也因为那孩子最近确实肠胃不好,才不得不忍痛割爱。誉王此时求见,她也正想着有谁能陪她说说话。


“孩儿给母后请安。”誉王心里憋着事,请安的时候面色凝重。


“起来坐吧。”


皇后说完,见誉王仍是坐着,便试探着问了句:“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母后,”誉王朝皇后磕了个头,“儿臣……儿臣……”他一时不知道,该怎样跟他的养母说自己要造反的打算。


“你今日是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


誉王有叩首行了大礼,再次起身的时候,眼神已与刚才不同,他咬了咬牙,一字一顿道:“请母后助儿臣一臂之力。”


“你要做什么?”


“召集纪城军,夺取皇位。”


“你要谋反?!”言后大呼一声。


“不!”誉王一甩衣袖,“这天下本就该是儿臣的,儿臣若登基您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后,可若是靖王的孩子继位,您将处于何种位置你可曾想过?”


“承儿现在养在正阳宫,若他继位,本宫自然也是名正言顺的太皇太后。”


“母后,”誉王拖长声音喊了一声,“您糊涂了呀!若萧承意继位,萧景琰必然成为摄政王,到时候他军功赫赫,把持朝野,怎会不扶持自己的生母做太皇太后?”


言后被说得一顿,她只想过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她是后,静妃是妃,所以从未对自己将来的地位有任何怀疑。


“靖王若要扶持自己的生母,只需赐您白绫三尺,再昭告天下您是染病去世……”见言后动摇,誉王继续加强攻势。


“够了!别说了……”言后扶着头,问誉王,“你打算怎么办?”


誉王见言后默许,忙跪在地上,道:“父皇不在宫中,母后只需替儿臣稳住朝臣,不让六部怀疑儿臣有所动作便可。”


“……你,有多大把握?”


“若得母后相助,则是十成十的把握。”


誉王谢恩离去,言后瘫软在蒲团上,半天不曾开口说一句话。


秦般若得知誉王得言后相助,便传书几封至夜秦与大渝州,让他们两国联军攻打大梁的北部,牵制大梁部署在淮北一带的兵力,让萧景琰就算赶回来也无从调兵。


朝中百官对于此事竟无丝毫察觉,誉王却率领纪城军悄悄包围了整座行宫,守卫在行宫附近的禁军见势头不妙,禁军统领蒙挚赶紧派人乔装成附近百姓的模样沿官道一路向西与回程的靖王碰头。


当萧景琰与梅长苏二人回程行至淮南郡的时候,几位百姓跪在道上非要求见,他们拿出了禁军的牌子,萧景琰才意识到金陵可能有变。


“靖王殿下,誉王率纪城军谋反,包围了行宫,陛下、静妃娘娘和小世子如今都困在宫中!”


“六部呢?兵部为什么不调兵救驾!”


“不知为何,朝中百官似乎对此事一无所知。”


萧景琰正要发火,却被马车帘子里伸出来的一只手拉住,梅长苏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殿下,去淮北调兵吧。”


萧景琰猛地一转身,反手撩开帘子,正好对上梅长苏的视线。


“殿下,兵贵神速,再晚就怕来不及了。”


淮南与淮北距离不近,就算全力以赴,没有十天也到不了行宫。况且,如果他冒然到淮北调兵,就会暴露自己一直在淮北练兵的事实,届时梁帝若追究下来,他虽然救驾有功,怕也功不抵过,自身难逃一死,还会牵连他人。


“景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梅长苏凑近了些,用只有两人的声音在萧景琰耳边说道,“淮北大军一到,誉王说的不算,陛下说的不算,大梁的未来,是你说了算。”


萧景琰猛地睁大眼睛。


梅长苏是让他趁机夺权,并且对外宣称是誉王谋反,自己救驾。


“殿下,调兵吧。”梅长苏又说了一遍。


萧景琰缓缓走到众人前方,抬高声音对所有人道:“誉王谋反,肃清叛军!”


“誉王谋反,肃清叛军!”


“誉王谋反,肃清叛军!”


“誉王谋反,肃清叛军!”


众人高呼三次,行经的方向由向东调至向北,萧景琰与梅长苏也由坐车改为骑马,朝着淮北一路狂奔。


成败荣辱,据此一战。


(待续)


*预售截至日期初步定在8.20,估计到时候根据校刊情况会有小调整。

*以及,预售几本印几本,不会多印,所以想入的小天使记得下手[给亲亲

评论(28)

热度(363)